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97章 番外五:降生 第(1/1)分页

第97章 番外五:降生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年关将近, 临安自第一场雪落下,皇都屋檐四处纷纷染上了一片白宣。

    玉照怕冷,如今身子不便, 更不喜欢走动。

    越是到了孕后期, 最忌讳的便是懒散。

    太医更是仔细叮嘱过了, 孕期妇人要时常走动, 有助于日后生产。

    可小祖宗怕冷的厉害,上回接回来时她满脸青紫的可怜模样, 赵玄仍是历历在目,万万不敢再冻着这小祖宗。坤宁宫四下都烧着地龙, 每日赵玄便带着她往坤宁宫十多间宫室长廊来回走动, 赏梅听曲, 或是逗弄玩宠。

    如今的玉照就如同一个易碎的玉瓶, 每每下个台阶, 转个身子, 赵玄都要先她一步牵着她走。

    玉照身边还跟着几十个宫人,眼都不敢错开的盯着,就怕一不小心娘娘出了差错。

    她肚皮圆鼓鼓的都见不到脚尖, 只是寻常的走路她都觉得劳累, 走几步便没了体力,再不肯走一步, 成日要闹着要回床上睡觉去。

    赵玄险些愁白了头,便想办法叫许多女眷入宫陪着她说话。

    皇室宗亲, 公主王妃,世家贵妇,这段时日时常往宫里递牌子。

    玉照虽懒散,却也是个人来疯的习性, 如今跟这群命妇也都相熟,总有说不完的话,每日倒也不算是闲着不动了。

    以往皇后并不爱宣召臣妇入宫,如今倒是一改常态,谁都想与中宫皇后交好,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一时间禁庭倒是比逢年过节都要热闹。

    王明懿与玉照舅舅的婚期就定在来年开春,她以往时常入宫陪玉照说话,如今婚期近了,也不便出门了。

    今日坤宁宫正殿里,许多命妇围着说话。

    玉照的祖母也带着二叔母三叔母入宫,还有许久没见的玉瑶。

    玉瑶是二叔家的姑娘,二叔官位不高身上更没有爵位,玉瑶在京城贵女中总是差了些,只是那是以往,如今玉瑶的身份倒是高了许多。

    与几个丞相尚书,皇亲家的小娘子坐在一处,也无人敢薄待她。

    玉照招玉瑶过去与她说了两句话,她对这个内敛的三妹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的欢喜。

    玉瑶笑的也甜,站在玉照身边陪着说了两句话,下去之时,惹得一群贵女艳羡。

    众人偷偷端量着玉照的姿容,一般有身妇人,都是脸上泛黄,身材臃肿面庞浮出斑纹的。

    可这位皇后娘娘,仍是一如往昔的花容玉貌,仙姿玉骨。

    穿暗红金线绣云纹蜀纱凤袍,耳上东珠耳坠,发髻高盘,不见半分臃肿,甚至面庞红润,肌肤莹白,一副娇艳欲滴之姿。

    竟是将满宫女子,那些个未婚的小娘子都比了下去。

    一时间众人心里都颇不是滋味。

    艳羡这位娘娘生的如此好命。

    陛下后宫只娘娘一位,便是娘娘如今身怀六甲,也不见陛下抬举妃嫔。

    朝廷前段日子不知为了陛下后宫空虚之事闹腾成了何等模样,闹腾的她们这些后宅妇人都有所耳闻。

    谏官想做留名青史争相做那个敢劝谏陛下行事之人,可陛下却不是历代那些个任人摆布的皇帝。

    陛下早已大权独揽,便是一语不发,一群蚂蚱焉能跳上几日?

    一场轰轰烈烈的劝谏风波,平息的也迅速且悄无声息,自此之后,朝中更无一人插手圣上后宫之事。

    后宫一人便一人吧,关他们什么事。

    这群高门女眷多少都被后宅妾室折腾过的,哪家没有几个庶出子女?妾氏通房?

    曾经她们的郎君说的什么他纳妾实在是情非所愿,是为了传宗接代延绵子嗣.......

    如今想来全都是假话,连圣上都能只守着皇后一人,空置后宫,他们倒是一个个的比圣上都要尊贵不成?

    啊呸!

    众人心思百转千回见,注意重新落回皇后身上。

    玉照每日诊脉都要过三位医正之手,太医署那边早早就有推测十有八九是女胎,不过若是男胎胎相恐怕早就传出去叫众人皆知,给主子娘娘报喜。

    偏偏是个女胎胎相,太医们都选择了闭口不言,只说看不出男女来。

    旁人都不敢明说,赵玄却也猜测到了,只不过他也没告诉玉照。

    如今告诉她肚子里是女儿的事,若是生下来不准,岂非叫她空想了一场?

    还是才生了个闺女出月子的阿容偷偷告诉玉照,说她这肚子圆滚滚的瞧着像个姑娘。

    阿容生完孩子胖了一圈,却也不难看,圆润的脸庞瞧着喜庆,人瞧着也比以前傻了。

    都说一孕傻三年,她到底是年纪不大,嫁人后高阳郡王也爱重她,心思仍浅的很,又与玉照玩的熟了,话没经过脑子便说了出来。

    与玉照说了又怕她心里不舒坦,而后又讷讷加上一句:“这事儿也不是绝对的,说不准也是个小皇子呢。”

    玉照早就完全无所谓了。

    以往她单纯的想多生几个孩子玩儿,只要有一个皇子就好了。

    这一次之后叫她悔不当初,她以后再也不想怀孕了,谁想生谁生去,反正她肚子里的是男孩她没有了后顾之忧,是女孩她更喜欢的紧,那都是她跟道长的孩子。

    若是没有皇子......

    玉照如今才不会想那么多给自己找不自在。

    她如今被折磨的厉害,真的只想早日把肚子里的这个给生下来。

    ***

    这年除夕国宴,赵玄玉照都没出面。

    只他们两人外加肚子里这个还没出世的,真真正正的一家三口,在坤宁殿里度过了除夕。

    大年后,玉照产期临近,老太妃便入了宫,在坤宁宫后殿住了下来。

    温室宝鼎浮香,多宝阁上插着几枝红梅,满地织锦地衣璀璨绚丽,华贵无比。

    外头冰冻三尺,殿内仍旧温暖如春。

    玉照穿着一袭睡衫,托着腰立在床畔的一架金丝楠摇床边,如今她又弯不下去腰肢,只好眼巴巴的拿手摆弄着摇床边的镂空纹路。

    往日她穿着外裳,肚子也看不真切,如今倒是连轮廓的看的分明。

    老太妃进来时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人家都说怕把孩子落生在正月里头,冻得厉害孩子大人月子里都不好过,倒是你没这个烦恼,一年到你这儿只有春日,孩子随意落生在何时,都是令人欣喜的。”

    玉照听了笑而不语,扶着腰慢吞吞的坐下。

    老太妃目光落在那个异常精美的摇床上,一头雾水:“好端端的,为何把摇床搬到内室来了?”

    玉照弯起嘴角,“这可是陛下做的摇床。”

    道长那个扭捏的性子,做好了摇床非不肯给她看,还想着等孩子落生再给她看,她可不要!她现在就要放床边摆放着。

    以往老太妃还担忧圣上身份,怕是对宝儿一时新鲜,如今这些时日在宫里陪着玉照身边,可是亲眼见到赵玄对宝儿的事事亲力亲为。

    身为天子竟能为宝儿做到这等份上,还有何可忧心的?

    老太妃心中对着赵玄这个身份高贵的外孙女婿,简直满意的不得了。

    仔细打量了一番玉照的肚子,叮嘱起她来:“你也不能全信着太医推算的生产日子,有人生孩子早几日有人晚几日,你这是头胎,瞧着你这肚子也差不多了,可别在往外头跑了。安安静静待在宫殿里绣绣花,闲了就找几个人入宫说说话,要是真早发作,也不会手足无措。”

    玉照自然答应下来。

    ***

    坤宁宫与紫宸殿只隔着一个交泰殿,速度快些来回也不到一刻钟,可饶是如此,赵玄仍是迫切的想要休朝,成日陪在她身边,唯恐不在宝儿身边之时,孩子发动了。

    妇人产子是道鬼门关,她那般怕疼胆小,如果独自一人面对,该有多害怕。

    不过万幸玉照这胎乖巧,没有延后也没有提前。

    太医算的正月中旬,等正月初十过后,玉照便察觉下腹有些胀痛,原先圆滚滚的肚皮也略有些下沉,早早入住了侧殿的几位稳婆女医前来为皇后一番检查,都说是胎儿入盆了。

    赵玄听了心中慌乱无比,立即休了朝,十二时辰都陪着她身边。

    等到了一月十五日,玉照晚膳时胃口不好,肚子越发胀痛,她蹙着眉双手捧着腹底,赵玄强迫她吃了半碗蛋羹。

    沐浴过后她便往床榻之上躺着,总觉得腰肢难受的厉害。

    赵玄寻了稳婆过来,看过了都说这是自然的产前症状。

    玉照雾一般的淡眉蹙起,鼻尖红的厉害,双手攥着赵玄的衣袍,眸中氤氲着泪水:“我好怕,我现在如此难受,都还不是临盆。等到生孩子,该有多疼......”

    “你闭眼睡一觉,明日就不难受了。”赵玄事到临头倒是镇定了些,虽面色比玉照还白,却仍佯装镇定,替她揉着腰,亲吻着她的额,编着谎话哄她入睡。

    却不像赵玄说的,明日便不难受了。

    半夜里,玉照惊醒只觉得身下濡湿了一团,她登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玄浅眠,玉照稍微一挣扎他便立即醒了过来。

    “宝儿......”赵玄黑暗中寻到了她绵软温热的手。

    他抚摸到一手濡湿,顿时他的面色也跟着苍白,身体绷紧起来。

    立即朝着殿外唤起众人:“快!快进来!皇后发动了!”

    坤宁宫早有准备,众人得了消息,都有条不紊的准备起来,烧水,备棉巾,叫来太医,更早早煎起各类已备突发状况的药汤。

    转瞬之间满殿通明,内殿围着许多稳婆医女,老太妃也赶过来了。

    都在教玉照等会儿如何如何使劲儿,要憋着气不能乱叫喊。

    这些她早就听过,玉照头发湿润的贴在前额,吸了吸鼻子,一阵疼痛过后倒是好了些,可仍是止不住的害怕。

    她这会儿才知道害怕了,她娘就是生她死的,她还不想死......

    赵玄就守在床边,见她一副惊怕的样子,紧攥着她的手:“怎么样?可是又疼起来了?”

    玉照眼前花花的一片,看了眼赵玄,这一眼倒是把她吓了一跳,赵玄鬓角汗湿了一片,脸色前所未有的白,连唇都失了颜色。

    捏着自己的手心也是湿润一片,都分不清是谁的汗水,道长是水做的不成?

    她还没来的急说话,下腹又是一阵疼痛。

    ***

    这孩子倒是乖巧,玉照怀着时不闹腾,生出来也比旁的孩子快。

    旁人家头胎哪个不是折腾上一日,更有甚者几日的都有,将产妇折腾的死去活来才生出来的?

    这个孩子倒是没怎么折腾玉照,玉照疼过几轮便神智混沌,痛感都少了不少,肚子里的孩子养的也不大,浑浑噩噩的就把孩子生了出来。

    等天亮了半边,坤宁宫东暖阁内传出一声微弱的啼哭声。

    玉照只觉得完成了一件大事,连自己生的是男是女都不想知道了,眼睛一闭就要去睡觉。

    婴儿啼哭声响起的那一刻,整座宫殿所有人都重重呼出了一口气。

    仿佛度过了无比漫长的时间,赵玄伸手摸了摸玉照的脸,玉照眼睫微微眨了一下,却困顿的不愿意睁开眼睛。

    玉照察觉到有人将脸贴上了她的脸侧,气息冲着她的耳边,叫她不要睡。

    她嘟囔了一声,不搭理他。

    自己没睡,只是闭上眼睛而已。

    赵玄怕啊,不敢错眼的盯着她的呼吸,太医说产下孩儿后一个时辰仍要密切注意着,他不敢叫她睡,连她呼吸慢了片刻都提起心来。

    可小姑娘累了一夜,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直到老太妃笑眯眯的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走到赵玄身边,赵玄偏头接过,见到襁褓里粉红一团的孩子。

    才生出来的孩子,都是不好看的。

    皮肤又红又皱,眼睛紧闭,活像个小老头。

    赵玄却忽然觉得欢喜的不行,心软成了一团。

    这是小姑娘与自己的孩子,是融合了他二人的骨血的生命,更是他二人除了彼此之外,往后余生最亲近的血脉至亲。

    他将襁褓凑近小姑娘眼前,声音轻缓:“宝儿睁眼瞧瞧,是晃儿还是和光。”

    玉照好半晌眼睛才微微睁开一道缝,偷偷看了眼那个粉红的小老头儿,立刻又嫌弃又害羞的闭上了眼,将头扭像了另外一边。

    她可还记着自己方才有多疼呢!

    赵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哄她道:“现在生的丑,长长就好看了。”

    玉照将脸压往枕头上,含糊问他:“是和光吗?”

    赵玄微微摇头,执过小姑娘温软的手,叫她摸了摸襁褓里的孩子,温声道:“是晃儿。”

    “晃儿?”

    “是,自今日起,宝儿便是娘亲了。”赵玄深邃的眉眼中流淌着脉脉深情,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玉照脸上,不曾移开半分。

    玉照闭着眼睛感受手下孩子的脸颊,慢悠悠笑了起来。

    真好,她是娘亲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性子温柔腼腆,像道长的小道长!感谢在2022-01-19 01:09:38~2022-01-20 02:58: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624249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岛、小猪崽子、50412419 10瓶;33028032 4瓶;糯米汤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