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55章 第55章“皇后生不生啊?”…… 第(1/2)分页

第55章 第55章“皇后生不生啊?”……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永远忙的脚不沾地的江都王匆匆赶来了信安侯府上, 明日他才是主客,按照规矩今晚便住在信安侯府,明日天还没亮便要开始忙碌, 如此能赶及。

    他一来便被人带往后院处,这会儿早与以往不同,倒是无拘男女,亲朋一块儿围在玉照院里,拿着六扇座屏隔出内外来。

    玉照靠着罗汉床, 怀里捂着一个暖手炉, 手中还握盏热乎乎的红枣参茶。

    身边矮凳, 交椅上坐着一群贵女, 贵『妇』陪着说话解闷。

    这日便是连王明懿与王夫人应邀早早赶了过来。

    天气悄然冷冽起来, 今年许是天知晓天子大婚, 特意行了个巧儿, 只前些日子下了两场小雪, 如今这几日却是晴日空,碧空万里。

    临安城中,处处云蒸霞蔚,花团锦簇。

    玉照坐在里室, 隔着一扇不甚大的八曲座屏,又围着一群侯府的几位叔伯兄弟, 彼此说话倒是都能听一清二楚。

    成嵻几个穆从羲身上染了霜意, 从外边来了, 连忙起身迎他过来。

    “王爷来了,这边请。”

    穆从羲应了声,却不坐下,反而越过屏风后看去。

    晋王妃带太妃同夫人给她仔细整理明日要穿的朝服, 身边都是一群同龄的女郎,王明懿眼尖,远便到江都王阔步来,连忙去摇了摇思绪不知飞去哪儿的玉照。

    “宝儿,快别呆了,看看谁来看你来了。”

    隔着众人,穆从羲到人群中清素着一张脸,未施粉末仍出尘绝艳的外甥女。

    今日还是那个娇气爱哭的外甥女,隔日是天下国母了。便是一向粗枝大叶的他,颇觉感触,这日子过太快了。

    一眨眼那个不足他腿长爱哭的三寸丁,能要成婚了。

    太妃听闻儿子来了,从东厢房那处出来,她还未说话便听到那晋王妃打趣:“王爷外甥女一晃眼都结婚了,倒是在王爷前头。”

    许是上了年纪,晋王妃染上了爱给人保媒的习惯,到哪儿看到清俊,便忍不住说上两句,如今着这个大齐名声在外,数一数二的未婚大龄男子,便叫她忍不住说上了几句。

    晋王妃觉,若是给这位王爷保媒,保准那些个眼光挑剔的高小娘子,没有一个会拒绝的。

    穆从羲又是生常谈的话题,顿时觉好没意思。

    只笑笑的不答话,玉照眼圈有些发黑,叮嘱她说:“今夜你可要早点睡,明早可容不你赖床。”

    外甥女赖床的本事,穆从羲可是识了十几年,说睡个回笼觉,能睡上一天。如今这天气泛冷,最是好眠,这丫头钻进了被窝里,还肯出来?

    玉照婚期临近,反而是越来越害羞起来,最听不旁人说明日的事,哪怕是最亲近的舅舅,仍是觉害羞,低头转着手里的茶盏,细细的嗯了一声。

    众人状忍不住笑话起来:“王爷没经过,恐怕不懂,今晚可不是躺在床上能睡着的,那是百爪挠心,过来人都知,成婚前一夜啊都是睁着眼睛到天明的。”

    穆从羲这才想起才出宫时圣上眼下是一片青黑,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模样,原以为是最近朝中事情和婚期一块,忙的没时间睡,原来如此啊。

    他想通了后倒是不反对两人的婚事,宝儿总是要成婚的,虽想宝儿留在己身边眼底下看着,可他这成日混迹军营的,一年往府上统统住不到两月时间,倒是时常私下回京与陛下密谈,想来和京城的时间倒是差不离。

    赵含章此人,人品不敢信,其他便倒还是信过的,有这位在,才真是叫宝儿无法无天不用受一丝委屈,日后己倒能安心了。

    穆从羲略叮嘱了几句便与男眷一同离去。

    眼看天『色』渐暗,女眷们纷纷离开。

    玉照这才偷偷『摸』『摸』的展开才李近麟递给她的信件,迫不及待的拆开,果不其然又是满满的字,玉照眉眼带笑,极其不舍的挨字挨句看完。

    而后心满意足的将信纸重新放回信封,去己妆奁里挑出了个盒子,原来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写了整整一匣子的信件。

    等会儿太妃支开旁人,递给了玉照一卷避火图,这事儿本是母亲该的,到底是嫡亲外祖母,隔着辈分这事儿完全羞于启齿。

    好在几个女官早有准备,太妃来匆匆给玉照丢下避火图,叮嘱了句仔细听女官导,后便匆匆离开。

    玉照盯着那图害羞的手足无措,心中竟然生出害怕恐惧来。

    那图画的直白,男人生的黝黑丑陋,表情更是奇怪的龇牙咧嘴,叫她看了止不住的害怕,反胃。

    几个女官言语含蓄,却半点儿不含糊,瞧她面『色』苍白,便知她是害怕了。

    连忙去宽慰起玉照来,说什么女人都遭这一遭,不然不是女人。

    还说什么疼的话便忍着点,忍过不疼了。

    玉照如遭雷击,强装镇定缓缓点了点头,心里觉恶心极了。

    如今她看了这图什么念头都没了,只想跟长一块儿盖着铺盖睡觉。

    如此这般,晚上果然是睡不好,翻来覆去想的全是那图上画。

    玉照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后来终于『迷』『迷』糊糊有了点困意,她好像睡了长长的一觉。

    感知不到己的身体,觉身体凌空像是挂在天上一般,她奋力睁眼却看不己的身体,只觉周身天光大亮。

    ***

    消瘦单薄的身子卧床褥之中,身体轻的如同一片白羽,床榻甚至凹陷不了丝毫。

    才二十来岁的玉照到了她生命的尽头,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气若游丝。

    “我....我大概、要......了......”

    陛下坐在床畔,离她很近、很近,闻言一动未动,置若罔闻。

    玉照的眼神从窗外移到身侧男人的脸上,他靠在床榻边,双手撑着颌,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己。

    陛下多大了?

    比己还要大十多岁......

    她艰难的『舔』『舔』唇瓣,己一身灰败,气沉沉的气息,叫她不禁难过了起来。

    陛下还是正值壮年,己了后,他还能活多少年呢?

    他会记己几年?

    像己喜欢顾升一般,最初以为会喜欢一辈子的,即使这段爱情并不美妙还是会叫她一辈子不出来,结果呢......

    有了新的感情,还不是没几个月将那段背叛欺辱,让她痛彻心扉的感情忘的干干净净......

    陛下呢?

    他会这般吗?

    他会转头找到一个小娘子,一个年轻健康的小娘子,转头忘了己吗?

    纵然很不想要他忘了己,玉照还是慢吞吞,极为艰难的说出那句违心话。

    “我后,你我忘了吧,我没来过这里。”

    陛下还是没说话。

    他总是这般静默冷言,仿佛一块捂不化的冰川,便是连己他都没有额外的表情。

    他是个怪人,听说他是个恶魔,手里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鲜血,他没有七情六欲,更不会生病,不会难过。

    连己要了,他还是这幅样子。

    良久,久到玉照以为这人是哑巴,不会跟她说话时,听他说:“许吧。”

    许你忘了。

    玉照听了眉眼微变,只觉心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她很想生气,可是连生气都没了力气。

    她改变了主意,深深吸了两口气,想将已经虚弱难堪的胸肺多填充一点空气,好叫她说话不要那般断断续续。

    她眼睫颤动,轻抬起手来,忽然好像又有了力气,连话都说的比往日更加清晰:“我忽然改变主意了,你可不准忘了我,我去投胎转世去了,你等我十几年,我来找你。要是叫我发现你有别人了......”

    陛下忽的狠狠握住了她的手,他瘦削的手如同一铁环一般,勒的她生疼。

    他凝视着玉照的眼睛,慢慢靠近,小心翼翼将她整个人揽入怀中,双臂一点点收紧,仿佛用力了些她会消失一般。

    “那时候朕风烛残年,垂垂矣,你这人只看重容貌,到朕,只会是满心厌恶。”

    玉照觉有情绪一并像她袭来,痛恨、惋惜、悲哀,为天爷不叫己多活两年呢?

    哪怕是这般饱受病痛折磨,每日泰半时间是在睡觉,其余时间只能躺在床上,只要陪在他身边,纵然什么事都做不了......

    他在己眼前批奏折,晚上两人躺在一张床上肩并着肩睡觉,玉照是愿意的。

    她甚至难受的想要咳出血来。

    “不会的,你那么好看,你是我过最好看的人,哪怕是了好看的。你在原地站着等我好,下回换我来追你,好不好?”玉照最会哄他了,她还想哄他多活些年。

    人生酸甜苦辣百种滋味,他还正直壮年,总不能全浪费在己一人身上。

    玉照睁着眼睛望着皇帝,想将他的脸记到脑海里,如若真能投胎转世,一定要记他的脸才好。

    秋风吹进内殿,将外边儿的秋意吹拂了进来,玉照忽然觉身体轻了起来,有的酸楚、痛苦、艰辛都离她而去。

    她好多年没有这般舒服了,她像是重新拥有了一具健康的容光焕发的身体。

    皇帝跪在床榻旁,这会儿却疯癫一般,抱着去的尸体摇晃推搡了起来。

    他嗓音沙哑的如同地狱爬上来的恶鬼,“睁开眼,看看朕......看看朕!”

    “别,别.......”

    哪怕一眼好啊。

    殿内银烛高晃,千余只香烛不停歇的燃烧,一群人在她灵堂前念着往生经,许多穿着法衣的士在她灵堂前摆阵斋醮。

    她不知了几日,陛下还搂着她,第一个梦境时的那场淅淅沥沥温热的雨,原来是她的郎君在流泪啊。

    原来陛下会哭啊。

    ***

    十一月初八,石板上结了一层霜,处处泛起冷意。

    卯时一刻,天没放光,信安侯府却是一片灯火通明,烛光高照。

    排排红烛足有臂粗,铺满信安侯府内外,满府地衣全连夜换成了红绸,铺彻至府外神武大。

    玉照被侍女带去隔间早早备好的兰汤中沐浴更衣。

    八香汤,九『色』澡豆,澡房中下人更是彻夜未眠,温着水,室内点燃熏香。

    等主子一来,侍女手捧鲜花、澡衣、澡巾、伺候玉照沐浴。

    外边儿天气冷,汤沐房中却是温暖如春,玉照浑身浸泡入温水中,轻轻闭上眼,倒是叫她那颗七上八下的心平稳了不少。

    等沐浴出来,穿上内衫,着青纱中单。湿漉的鬓发被几十张棉帕擦拭干,立刻有女官们上前为她穿上深青『色』五彩翟纹。

    五彩翟纹凤袍极为正式,只在受皇帝册封或祭祀典礼时服用。

    今日帝后大婚,按照大齐祖制,帝后需先行前往皇陵圜丘处祭祀诸位祖宗,行返禁庭内行大礼,算礼成。

    凤袍领、袖、裾都红『色』云龙纹样的镶缘,从大婚日期择定,便有宫中制衣局的人来给玉照量衣,后经过整改,玉照穿着正好合身。

    将头发往后梳髻,两名女官小心翼翼捧着龙凤珠翠冠戴上,此冠有六翼坠于冠后,以金为底胚,镶嵌翠羽,红蓝宝,粉橙碧玺玛瑙,六翼之上更是缀满东珠南珠,足有两千颗,取尊贵福寿延绵之意。

    耳坠东珠,腰饰深青蔽膝,另挂白玉双佩及玉绶环等饰物,下穿青袜青舄。

    等绞面之时,房里又来了许多人。

    晋王妃,夫人,太妃以及身后一连串女眷姗姗来迟。

    “可行到哪儿了?”晋王妃问女官,今日她是特意来全程盯着的,若是出了差错立刻报去宫里,钦天鉴那儿将吉时提前算好,一应都按吉时来,若是耽搁了吉时可算是不了。

    “差绞面妆容了。”女官应。

    那大抵是差不离,几位长辈坐于玉照四周,女官端来金立双凤盥盆,暖和了帕子贴在玉照面上,掀了帕子立刻有嬷嬷往玉照脸上敷上香粉,开始为她绞面。

    玉照从起床到现在都挺镇定,这会儿脸上绒『毛』被这根棉线扯生疼,场面上许多女眷盯着,她只能忍着疼,可忍了第一回,第二回她眼睛都憋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小声对嬷嬷说:“要不别拔了吧。”

    晋王妃此笑:“这绞面绞一半可不俊,下手快点儿反而不疼,要是慢点儿,那才是软刀子磨肉呢。娘娘暂且忍着,等会儿用桃花粉一敷,凉飕飕的保准不疼了。”

    那嬷嬷还说起旁的来分散玉照主意,“忍几轮拔干净了,还没过脸上像娘娘这般光洁的小娘子,去年我给另一位小娘子绞面,那小娘子生的像父亲,脸上绒『毛』根根比娘娘的眉『毛』都粗,我是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将人脸上捣腾干净,那小娘子脸都红了,直嚷嚷着说早知这么疼,不结婚了。”

    玉照没忍住笑了起来,便听那嬷嬷说:“好了,绞干净了——”

    绞完面,紧接着便是敷粉,描眉点唇,有善画女官往玉照额中央画上一朵牡丹,便算是穿戴完毕。

    铜镜中的玉照身着衣,头戴凤冠,描眉点妆。规矩面容,眉目如画,夭桃秾李,姑『射』神人。

    浑身透着股端庄高贵,不怒而威,倒还真显现出皇后仪态来。

    如此年纪貌美的皇后,实乃罕。

    难以叫人不动容的,便是那晋王妃不禁生了几分唏嘘艳羡来。

    真有人这般顺遂的不成?

    一入宫便是中宫皇后,圣上后宫更是空无一人,日后生了个小郎君便是妥妥的太子,便是生了公主是前朝后宫独一份儿,一眼便能到这位往后几十载的荣贵。

    “前院过来人了!”侍女匆匆从前院跑回来,小跑到廊下朝着里喊。

    穆从羲今日穿着一件湛蓝直缀深纹亲王朝服,肩口胸前绣着朱褐龙纹,张牙舞爪,呈腾空欲飞之势。

    腰间扎同『色』祥云宽边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一身气横秋的亲王礼袍,却衬的整个人丰神俊朗,高不可攀。

    江都王进入内院的那一刻起,内院女眷不禁停了攀谈和手上事儿,纷纷侧身望去。

    今日皇后舅舅来接,许多女眷都是宗氏今日请来的,往年只是听说这位王爷,如今还是头一次到江都王。

    了不禁感慨,果真入传言那般,容貌不俗。

    太妃本难受,儿子都来后院接人了,知吉时已到,晚不。

    明明不是个喜欢悲春伤秋的人,这会儿伤感起来,抚着玉照的手,没叮嘱上两句,便眼眶微红。

    晋王妃此不禁朝着太妃唏嘘:“你这还哭什么?身可不是说假话的人,将话搁在这儿,这孩子的福气还远远的在后头呢。罢,孩子王舅都来接了,吉时可不等人,该出了——”

    玉照拜别府上众人,金柄羽扇遮面,满府众人皆叩拜三次,三呼千岁,由晋王妃搀扶,到槛前。

    穆从羲来,微微弯腰,朝着瞧不清脸的外甥女:“上来吧,说来你大了,舅舅好多年没背过你了。”

    众人不禁咋舌,这娶皇后还没听说过要娘家人背出房的,那都是寻常人家的规矩,不过人家舅舅想背,她们总不能拦着。

    只心里头艳羡起来。

    这位娘娘,可真是命贵,便是连亲王都来背她上轿。

    玉照小声叫了声舅舅,将扇子递给宫人,爬上了舅舅的背。

    她小时候便经常被舅舅这般背着,逢年过节,街串巷,还带她去街上买过糖葫芦。

    己虽然长大了,可舅舅的背却依旧挺拔宽广。

    玉照从没感觉从己院子里到大口的距离如此近,仿佛一夕到了。

    穆从羲直接将人背到车里,凤辇双缓缓阖上。

    扇一层层落下来。

    禁庭内侍一甩佛尘:“起驾———”

    皇后仪驾,吾仗、立瓜、卧瓜各四,五『色』龙凤旗十,次为赤、黄龙凤扇各四,五明扇八。

    赤素伞、四季花伞各四,五『色』九凤伞十。

    仪卫开,后随女官内侍数百人,浩浩『荡』『荡』往太庙而去。

    大戟,五彩琉璃依次递开,凤车停至太庙长阶之下,内侍小声请皇后下轿。

    玉照下了轿视线开阔起来,外边有仪仗队奏乐,更有礼官宣读祭告祖宗文,风声呼呼作响,远处玉龙高阶之上,太庙正立着一个她无比熟悉的身影。

    今日皇帝穿戴比往日更显庄严肃穆,戴十二旒平天冠,着十二章纹冕服,佩天子剑,如挺松般高大的身影立在高阶太庙前。

    风声萧瑟冷寒,皇帝却迎着风岿然不动。

    等玉照行至,赵玄微微俯首,步伐沉稳一步一步朝她靠近,执起了她的手。

    玉照依稀听到身后有礼官惊呼叹息,说什么不合祖制,都被淹没在风声里。

    二人由礼官引着,步入太庙内,拜祭先祖。

    而后二人又被分开引着各乘坐轿撵返回禁庭。

    赵玄是回宫,而玉照却是入宫,从皇宫正入,过午,至太极宫前二人落轿,出轿并行,早有朝中百官等候在此,百官各具公服,直临丹墀,伺候朝。

    二人在此接受文武百官朝拜。

    随后共乘一轿往坤宁宫去,坤宁宫为禁庭后三宫的第三宫,是为皇后寝宫,是帝后二人大婚之。

    尚仪二人龙凤撵至,北面跪,奏称:“礼毕,兴。”

    玉照与赵玄二人入殿,尚宫引皇帝入东房释冕服,引皇后入帷,脱服。

    玉照更换好吉服往内殿去时,赵玄已经端坐在喜床一侧。

    天子大婚与寻常人家然不同,内寝容不许多亲眷进入,如今唯有几个全福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