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20章 第20章原来她并非做梦呢。…… 第(1/1)分页

第20章 第20章原来她并非做梦呢。……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林氏今日似乎有心事,眉间不禁带出了几分来。她未出嫁前本是『性』子泼辣的,后来做了侯夫人,倒是收敛了些『性』子,瞧着持重沉稳侯府主母的样子。

    林氏对玉照不会过分亲近讨好,却也不曾刻意针对。

    两人一个是前头侯夫人生的长女,另一个人是如今的侯夫人,玉照又不是林氏养大的,没几分感情,远香近臭的道理两人都懂,因此这段时日倒是相安无事的处着。

    如今林氏瞧着玉照,竟然生出了几分怜爱来。

    她眼中『露』出几分心疼来,语气柔婉,带着愧疚:“大姑娘身子可舒坦了些?我本来应该过来看着的,不巧包厢那边来了客人,实在离不开人,我便叫府上的女医来了......”

    玉照身边挨过来玉嫣,坐在她床边亲昵的挽起玉照的胳膊,朝她道:“姊姊,好点了没?”

    玉照有些懵,顿了片刻随即摇摇头:“劳烦夫人关心了,吃了『药』好多了。”

    林氏听了眉头舒缓开来,打量着玉照,奇道:“闻着有股子酒味,大姑娘莫不是喝酒了?”

    玉照有些心虚,面『色』却很平静:“我去投壶的时候,周围人喝了些,大概是那时候不小心沾到身上的。”

    “姊姊还会投壶?”

    玉照笑了,拿出那枚五彩绳编的玉龙往天上甩了甩,带有得意道:“那当然,我还赢了呢。”

    玉嫣虚假追捧道:“姊姊真是厉害,投壶那么难都能赢。”

    玉照不走心的,“哈哈。”

    林氏闻言,颇为语重心长的说:“你身子不好,便不要贪嘴,酒水,冰饮,辛辣的,都半点不能沾。我也不好『插』手你身边的侍女,便叫你的侍女们记着些,都是群小姑娘,平日里跟姑娘嘻嘻哈哈的也无伤大雅,但既然身为奴婢,便是时刻记着身份,该谨记的一点不能忘了。”

    雪柳雪雁只觉得林氏是在提点自己,想到自己今日跟丢了姑娘,如今听了一脸羞愧。

    玉照也不曾想今日林氏竟然这般跟她谈心,话里话外也都是为着她的样子。

    玉照吸了口气,眼中带了丝『迷』茫:“知道了。”

    林氏又道:“如今入了夏,你那院子里若是缺什么,便使人告诉母亲。”

    玉照点头应道:“劳烦夫人费心了,我那处没什么缺的。”

    “那便好,你先在这儿休息,我去前面安排马车,等好了叫你妹妹来接你。”

    玉照眨眨眼睛,轻声应着。

    林氏玉嫣二人便匆匆走了出去。

    剩下主仆三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雪柳:“夫人她......怎么忽然对姑娘嘘寒问暖的?是不是侯爷说了什么?”

    雪雁看着玉照『迷』茫的样子,轻叹了声,话到嘴边转了口:“谁知道呢?”

    忽然雪柳“咦”了一声,“姑娘,你腰间何时候多了个坠子啊?还是碧玉的,瞧着真好看。”

    玉照低头,原本腰间连着六个香囊,如今这会儿还是六个,不过其中一个确实变了模样。

    香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拇指大小,憨态可掬的虫儿玉雕,玉雕虫儿肥嘟嘟的身子,头上还长着黑『色』的角,雕的活灵活现,她眼熟的紧。

    玉照不禁笑了,恍然间心里有了猜测,是道长,一定是他。

    她就知道是他。

    原来她并非做梦呢。

    “姑娘好端端的怎么傻笑起来?”两人揶揄她。

    “这是我投壶投中的,我瞧着喜欢,便戴上了。”玉照打着掩护。

    雪柳觉得惊奇,怎么投壶能赢这么多的东西?这碧玉雕刻的一看就价值不菲,明月楼这场端午是打算充当一回散财童子不成?

    她好奇凑过头去看,嘴里念叨着:“这真是奇怪,明月楼里的奖品如此别致,这般难得的玉,却雕了个肥虫儿来,再叫我看看,方才我看见上头黑黑的,难不成那虫儿头上还长角呢?!”

    玉照伸手捂着玉虫儿,扭过身去不给她们看。

    “不给你看,这是我赢回来的,你要想要,等会儿你家姑娘再给你赢一个回来。”玉照哄她。

    **

    顾升从外回来,得了小厮传话,说母亲在正堂等他。

    他脱去染了风尘的外麾,往内走去,见到不仅是江氏,顾莹莹也在。

    挑眉诧异道:“这般晚了,母亲同妹妹还没睡?”

    江氏出身书香门第,大儒之家,自来是瞧不起外边儿的那些风雅之所。

    顾莹莹在江氏的教导之下,虽有几分小女儿心『性』,但骨子里将江氏的刻板学了去,今日顾升本想带着妹妹去明月楼玩,被她想也不想的拒绝。

    江氏手上端着杯苦丁茶,就着盖子虚抿了口,目光绕着顾升周边转了一圈,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略顿了会儿才道:“升儿,有些话母亲犹豫了很久......”

    不能再拖下去了。

    顾升神『色』不禁凝重起来:“母亲想说什么说便是了,何事值得母亲这般『操』心?”

    “你父亲在你这个年纪,早有了你......你跟信安侯府的大姑娘,还没见过面吧?”

    顾升扶额,无奈叹息道:“最近官署里的事忙了些,我与大姑娘月前倒是见过面,也没说上两句话...”

    他面『露』奇怪:“母亲难不成还没见过大姑娘?您不是常往信安侯府去么?”

    江氏同顾莹莹听了面『色』微变,两人自然是见过玉照的,不过却并非是在侯府,而是在其他府邸宴席之中,恰巧遇见的。

    她们登门两次,想要见见大姑娘,大姑娘都不巧避开了。

    如此,向来『性』子柔和的江氏都生了几分不愉来,更何况是顾莹莹这个小姑子?

    天下大约没有能相处得来的小姑子同嫂子,顾莹莹明明只远远的看见了玉照一面,心下也不知为何,十分反感起这位未过门的嫂子来。

    顾莹莹话里话外的朝江氏挤兑了几回玉照,江氏也愈发不喜这位大姑娘。

    江氏不谈这些,沉了脸道:“你与信安府的大姑娘,虽说是小时候定了亲,但到这么些年不知根知底,瞧着大姑娘也不是个热络的,瞧着半点不着急的样子,心里怕是不满意这门婚事。”

    顾升眸光微动,心道:您直觉还挺准,这都能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