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86章 第 86 章 第(1/1)分页

第86章 第 86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云县县令钱守清, 连夜穿戴好了自己的官服,哆哆嗦嗦的参见眼前这位京城来使。

    他诚惶诚恐,一入正堂便朝众位玄甲将领低头叩拜, 脸上堆砌起笑脸:“下官不知诸位大人前来, 有失远迎......”

    豹骑卫都统清正面容, 低眸随意看了眼钱守清, 只这轻飘飘的一眼足以叫钱守清后背升腾起一股战栗。

    “上头命令,边境之所, 实乃重中之地。如今恐有歹人挟持人质出境,你立刻巡查可疑人口、外来人口, 所有人都要彻查一便!一旦有人经过, 宁愿错抓, 绝不可放过!”

    身后立刻有人给尚未回过神来的钱守清拿过两张画像。

    那画像倒是精美, 约是宫廷画师所画, 将人的神态气度仿了个十成。

    运笔流畅有神韵, 笔下美人被氤氲上一层鲜活,一双微阖的桃花眼,似那观音怜悯世间众生。

    一双活灵活现的眸便叫整张画卷都鲜活了起来。

    若不是不是时候, 钱守清都得感叹一句好一副美人图。

    豹骑卫都统见他一副心驰神往, 不禁挑眉询问他:“怎么?你可是有见过此人?”

    钱守清惊慌之下立即收回视线,连连摇头, “未曾,未曾, 大人有所不知,此地.......此地哪有什么美人儿、不不不,是娘子......”

    这可不是假话,这块地儿冰寒交加, 更是艳阳高挂,上至八十老妇,下至刚出生婴儿,皮肤无一不是黝黑皲裂。更因此地穷苦不堪,稍有几分姿色的姑娘都嫁去了外地,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本也是常态。

    美人儿莫说是女子,便是男子,那些个俊俏公子也受不得苦,宁愿去外地做上门女婿改名换姓也不愿意回来。

    哪儿来的这般姿色的小娘子?

    再看旁边另一幅男子画像,也是罕见的姿容俊美,眉眼俊挺。

    他更加肯定的摇头:“绝无见过!”

    那豹骑卫都统本也没抱有几分希冀,只抚了把钢针似的胡子,带有几分唏嘘和无奈。

    “你给我严查死守,凡是经过的,年纪对的上的,挨个给老子洗干净了脸,莫要放过一个!”

    钱守清自然不敢说句不赞同的话:“大人只管放心,下官明日一早必当下令下去......”

    “嘚!!还明日?!给老子连夜下令下去!要是真是贵人经过此处,被你放跑了这罪名你可担待的起!”

    “是是是!下官立刻下令......”钱守清扶了扶自己歪斜的官帽,朝着上首几位一身甲胄,手持宝剑的大人讪笑起来:“几位大人舟车劳顿,今夜便在下官寒舍留宿一夜?”

    都统面染风霜,想也不想便拒绝道:“不可,时间紧急,我等还要去别处传令,你也别耽误时间,立刻吩咐下去。”

    他们得连夜往其余地方传达命令,边境二十二城,一处都不能放过。

    只要把出境控制住了,人在大齐,除非跑去了荒野,否则总是逃脱不掉层层搜查的。

    他见着云县县令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威逼过后语气稍微缓和了几分,打一棒子还要给一颗甜枣,他也怕此人没当回事,真耽误了大事。

    便语气和缓了几分,朝他道:“贵人要是真经过此处,云大人,那我也该叫你一声大人了,凭着这一桩功劳,你也不需在此处任官了,便是封侯拜相也不在话下——”

    钱守清听了内心嘀咕起来,云大人是谁?

    他姓钱!姓钱!

    虽是内心郁闷,却也被都统的话掀起了几分振奋,似乎是看到了那一日自己穿绛紫官袍出入前朝阁门的潇洒场景。

    钱守清当着几位大人的面表现出对这事儿二十万分的热情来,寻来了跟前的侍奉将两幅画像吩咐下去。

    “拿去拓印个百八十份,沿路都给贴上!叫所有人眼睛给瞪大了,别眨一下,放走了人,看老子不把你们扒光了皮放城墙上倒挂着!”

    那侍奉打开画像看了一眼,倒是没头没脑的想起了今日早上的事儿。

    “大人......这......”

    “你愣着做什么?!这什么这!?你还不快去!”

    侍奉见当场不止一位大人朝他看过来,一个个眼神犹如一把毒钩,他本来还想讨巧卖个好,话说一半留一半等别人追问。如今在这群人毒辣眸光之下,他什么心思都没了。

    那侍奉心头泛起一阵阵胆寒:“今日白日那个医馆的鳏夫来说,见过一个恐是外地的女子。”

    这话一落,几乎所有人都朝他看来。忙里抽空喝茶的都搁下了茶杯,纷纷停住了交谈。

    侍奉是个喜欢在大人跟前讨巧的,实在是这画像太漂亮了,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自然而然就联想到白日那鳏夫说的话。

    毕竟他们县这般穷苦,连官吏都比别的地方少,他是大人跟前的侍奉,同样也是衙门里的小吏,今日白日他可也在场。

    也不管是不是这人,大人找人找的这般着急,自己如今提起来这事,至少显得自己办事认真对待了。

    钱守清一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般好运,便是连那群豹骑卫也觉得不会如此凑巧,叫他们这般就撞上了。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带路!”

    钱县令也不敢耽搁,就催促着人去医馆那处细细询问。

    馆主反复看了几遍玉照的画像,模凌两可说道:“这画像中的女子姿容不俗,我昨日见到的那位容貌倒是没这般...不过也说不准,那女子脸上糟了冻,看不真切。不过大人可以往这附近客栈搜查一番.......”

    这话哪用他说?

    豹骑卫早早就将附近客栈搜藏了一遍。

    结果都搜了个空,有家客栈的小厮说见过这么两人,那家夫人还生了重疾,卧床不起。连药都是男子委托他们出去买回来煎的,倒是和馆主的说辞八九不离十。

    客栈小厮颇有些受惊,只以为这二人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所有才惊动了京城来的大官来此地追捕。

    “大人明鉴!那对夫妻今早平旦十分走的,走了才不到两个时辰,您们便来了。”

    平旦时分?那不正是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骑马入云县的时间?

    一直被要求跟随的馆主见事情越发不妙,能出动京城的人,想必是个大人物。

    本来他想不告诉他人的,私自留下这个价值昂贵之物,也算是给那女子报信得的好处,日后真差钱了,当了少说也能当十几两银子。

    如今看来是不能了,一看就是大麻烦事。

    连忙将自己小儿手中当玻璃球把玩的玩意儿抢了过来,奉给几位大人掌眼:“瞧我忙着把这事儿忙活忘了,那女子还送了一个小玩意儿给我家孩子玩儿,众位大人瞧上一瞧,这珠子做的看着也挺好看的.......”

    都统接过,仔细一打量,上边并无特别印迹,来回翻看了两圈,脸色越看越沉。

    一旁的钱县令在旁边多嘴:“哎呦,这东西一看就价值连城,你竟然敢瞒着现在才上报!一定是想自己拿了去!”

    “这可真是冤枉,谁曾想是这中大事?原以为只是个拐卖妇女罢了,再说小人早上还去报官的,衙门的那些大人,一个个都不信小人说的话......”

    钱县令黑着脸叫他闭嘴。

    豹骑营都统如今没心情理会这些事儿,面色微变,朝着身后几人招手:“你两过来看看,这物件是不是说的那个......”

    这耳珰一无印记,二非宫廷之物,可宫中随着画像一块儿传给他们的还有一个画册,画册上三十六页,都是与贵人相关之物。

    几人依次接过手里多看两眼,有人忧心忡忡道:“我看着像,宫中都说是粉琉璃的......这是不是粉琉璃?”

    “此事不容耽搁!立刻飞鸽传书传往禁中!”

    ***

    那京中带来的信鸽腿上绑着一张字条,再往其上郑重其事的绑上物证,临放飞前几人都好生做了一番祷告,这才手持信鸽一拥而上。

    雪白信鸽飞入蔚蓝天际,不一会儿一点白便消失在空中无影无踪。

    皇都。

    又是一夜的惊雷骤雨,这年春日的雨水比往年整年的都要多。

    坤宁宫之中,这里的一切都保留着原先的布置。

    帘幔层层叠叠垂落,水晶珠玉帘,四角香炉焚着迦南香,一排窗楹蒙着青绮窗纱,上头缀着玉铃铛。

    一看便是小娘子闺房的布置。

    彩锦织丝床垫,绣着鸳鸯交颈的枕巾。

    赵玄失神起来,他微阖着眼眸,静静坐在床畔许久,总觉得她没有离开,就在这间屋子里,眨眼间就能看见小姑娘在床内侧闭眼小憩的模样。

    他看了小姑娘许久,怕扰了她睡眠,又实在按捺不住伸手过去,却摸到了满手的冰凉。

    他怔忪片刻,呼吸停滞两息,合衣往小姑娘平日里睡着的里侧躺了下去,占据了她的位置。

    忆起一日她洗漱晚了半刻,自己便先躺在了属于小姑娘的床褥,学她往日独占床榻不给他留位置的模样。

    她是个蛮横的,一回来见此就要偷偷给他挠痒,生气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睡我的床!”

    赵玄靠着她的枕,泛着她香味的枕,懒洋洋的指着外侧:“都是一张床,今夜你就睡外侧。”

    小姑娘不依不饶的拉着他,企图把赵玄拉到属于他的外侧:“不行,你占了我的位置,快些还给我!”

    还是头一次有人跟他说自己占了她的位置。

    赵玄无奈只能给这个小祖宗腾位置出来。

    他如今躺在小姑娘的位置,瞧着四周帐幔,似乎别具一格。

    再没人叫他下来,再没人跟他抢位置,更没人整日要他哄着入睡。

    他靠着枕上许久,察觉到枕底下硬邦邦的似乎压着什么东西,他整个人僵了片刻,好一会儿才伸手往枕头底下去,拿出了两个自己临走前给小姑娘的玉雕。

    他眼中泛起笑意,无声的笑了笑。

    多乖巧的小姑娘啊,自己近段时日忙于政事,总疏忽了她,她竟然也不闹腾,只乖乖陪在他身边,等着他处理完朝政。

    这段时日,他日日都止不住的想,若是那日自己能答应她的请求,带她一块儿出去,该有多好?

    小姑娘是不是还是如以往一般,每日都在等着他下朝?

    不,车渠的动乱已经结束,穆从羲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

    他们日后有的是时间,只要宝儿不嫌麻烦,他可以日日都陪着她玩......

    清冷的天子想到此处,眼眶有些酸涩。

    ***

    暗卫收了消息来得时候,坤宁宫里安安静静,便是连门口那只往日顽皮的不能在顽皮的雪爪儿,如今都瘦了一大圈,死气沉沉的伏在殿门旁边,伪装成石狮子一般,一动不动。

    都说狗儿通灵性,这只狗儿似乎也知晓了它的主人不在人世的消息。

    李近麟守在外面。

    “李大内,北边儿有好消息。”暗卫垂眸,躬身将方才收到的信纸交给了李近麟。

    李近麟人眼见着憔悴了一圈,腿伤如今好了一些,听手下说什么好消息,并未有什么转变,只他知晓如今前朝再大的好消息,也不能叫里头那位主子开怀。

    安安静静的接过信纸一扫而过,却叫李近麟唇角发颤了起来。

    他来不及说话,只拖着那双瘸腿,往殿内跑过去。

    手上举着那枚耳铛,什么也不管不顾,径直跑去了殿内:“圣上!圣上!好消息!”

    李近麟从未如此欣喜过,谁也不知他近来经历了些什么,知晓皇后遇难之事只有他一人,这段时日他眼见陛下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这段时日案情之事,梁王世子、不,如今该称废人赵晦,据赵晦指认所说的幕后之人......

    早已入棺下葬的魏国公?

    魏国公为何要掳走皇后主子?理由便是皇后曾经跟他有过婚约?

    如何可能?

    为了一个女子放弃大好前程和国公之位?

    这事儿谁能信?

    可叫陛下相信皇后娘娘驾崩,这事儿更是绝无可能。

    三司只能硬着头皮搜查下去,陛下更是亲自下令,封锁严查了边境之地。

    如今纵使只得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也叫李近麟看到了光明。

    这极大可能说明皇后娘娘没死!且还在大齐境内!

    竟真的是被人掳走。

    陛下见到那枚耳珰之时,放在手里小心翼翼看了许久,那双浅淡的眸光此刻蕴起一片炽热。

    陛下短短几日功夫,已经是肉眼可见的憔悴起来,若非后来陈大人查出了那具穿着凤袍的尸身实乃皇后的贴身婢女雪柳的,陛下必然无法坚持到如今。

    皇后娘娘若不在人世了,陛下...陛下往后该如何.......

    大事上李近麟半点不敢耽搁,按着信条上的话接着说,主要也是怕皇帝抱有太大希望,到时候若是不是娘娘,难免使人失望。

    “豹骑营传来的消息,在兖州云县下边儿有一医馆馆主说是给一女子看过病,只是与娘娘画像上的有些出入.......那沿途客栈的也说,有一对自称为夫妻的外地人住店,夫人患了重疾,还是他们帮忙煎的药。陛下安心,自知晓许是娘娘以后,豹骑卫便封锁了沿途出入道路.......”

    赵玄看了一遍又一遍信纸,喉结微微滚了滚,眼中无法掩盖的欣喜。

    此时此刻一切前因后果都不重要了,有什么比她活着还重要?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是她。

    劫持她的贼人是何居心?挟持了皇后,却不索要金银财务?真是那魏国公不成?

    窗外小雨总算停了,露出一片风和日丽。

    赵玄心里堵的厉害,有万千中情绪起伏,被他狠狠压抑住了,他甚至不敢去想小姑娘在他看不到之处遭受了什么苦楚。

    她那般孱弱的姑娘,喝碗药尚且要配着一碗蜜饯,都是由于自己的疏忽,往日的放纵才叫她经受如此一遭。

    她病了,还是重疾......

    赵玄忧心忡忡起来,她身边没有太医,只有那些连药草也无法辨别的赤脚医师,他们焉能治好她吗?

    她生了病,自己却不在她身边,她该如何痛苦绝望......

    那仿佛还留有宝儿温度的耳珰,赵玄心绪起伏不定,从未经过这中难以言说的痛苦。

    叫他时不时冒出的念头,是不是他这些年造下的杀孽太多,如今老天无眼报应到他从未做过错事的妻子身上......

    赵玄这般想着,眸光生出一片赤红,反身解下壁上悬挂着的宝剑。

    语气一片冰寒:“备好人马,即刻出发前往。”

    “陛下!”李近麟跪下膝行至赵玄脚边:“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消息,您小心有诈!”

    什么是似是而非的消息?

    他如何也不会相信她的死.......

    消息是真是假,赵玄觉得已经不重要了。

    他知道宝儿还活着,他能感觉到宝儿还在等着他,这便足够了......

    自己待在宫里等着她的消息,从白日等到晚上,偶尔入睡中途惊醒,睁着眼思念她直到天明。

    一日没有她的消息,他一日失望透顶,只觉得生命难以延续。连呼吸都充斥着煎熬,每一日犹如人间地狱。

    他要去找她。

    一日找不见便继续找一日——

    作者有话要说:  要找到了,要找到了——感谢在2022-01-05 21:59:53~2022-01-06 23:03: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589009 2个;1450504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落入花花世界 35瓶;多比是免费的 30瓶;方块 20瓶;小园 17瓶;小茴香、成旻 10瓶;三缺、56630159、半城 5瓶;綺綺、4258900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