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66章 第 66 章 第(1/1)分页

第66章 第 66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紫宸殿是帝王寝殿, 规格之高与太极殿也相差不了多少。

    李近麟带着玉照往偏殿去,玉照提步踏入,殿内是截然不同于坤宁宫的规制。

    紫宸殿是帝王规制, 整座宫殿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高大, 非常高大。殿内十二沥粉金漆木柱, 承尘上不同于一般的彩壁, 雁衔珠串纹,而是玄金回纹, 奇特而冷肃。

    为整座宫殿奠定了古朴肃穆的基调。

    纵使是侧殿,正堂仍有一金漆雕龙宝座, 便是龙椅了。

    御座前有造型美观的仙鹤、炉、鼎, 背后是雕龙屏风, 整扇的垂花柱与一条飞罩, 隔出了内殿。

    玉照踅入内殿, 是道长二十来年的住处, 寝殿。

    自打她二人大婚后,道长便不再来此处了。

    李近麟笑说:“陛下往年晚上还在此处批阅奏折,自娘娘入宫后, 每日从坤宁宫出来, 便直接往正殿一道处理完政务,再回坤宁宫去, 这儿都没住人了呢。”

    李近麟没说,陛下批奏折速度也比往日快了许多。

    以往是漫不经心的看看停停, 如今是一门心思只想将奏折快些查阅完。

    跟过来的清宁几个只一门心思惦记着自家主子还没用膳,忙吩咐人去传膳食过紫宸殿来。

    过了一会儿功夫便是一殿饭食香。

    冬季京中酷爱吃笋、菇、鲍等珍品。

    还有那寒冬腊月冻的春树上叶芽儿长不出来,一条枝上才只能生出一朵白花,这菜堪称一绝, 比起八珍来更难得,早上送入了宫里,立刻就有御厨拿老鸭汤鸽蛋火腿煨着。

    还有宫里首厨煮的佛跳墙,花胶白玉,烧鹿筋,荷包里脊,百鸟朝凤,桂花鱼翅......

    二十八道菜排在玉照眼前台面上。

    玉照拿起筷箸,还记得问起李近麟:“陛下吃过了没?”

    李近麟忙道:“吩咐人送过去了,跟相公们议完事估摸着再吃。”

    这日这个时辰议事,眼见宫门都快落上了,是十分罕见之事。

    李近麟成日侍奉在皇帝左右,早早听了一些消息,想必涉及到战乱的,他瞧了眼儿面前的主儿浑然不知情的模样,也不再开口。

    左右边关邻国的事儿,再是乱起来,也扰不了宫里半分。

    玉照见菜多,许多都是自己不爱吃的,便叫人留了八个她爱吃的菜,其他的都赏赐下去给几个宫人吃,大晚上的忙前忙后,外头天气又冷,估计都没吃饭。

    她听说宫里侍奉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胃疾,这都是饥一餐饱一餐冷一餐,给闹出来的。

    玉照才将菜赏赐下去,外头忽的传来一阵阵喧闹,玉照听了有些惊愕的放下了筷箸。

    李近麟忙劝阻道:“这是那群相公们意见不合,吵起来了呢,娘娘别管这群粗人,快些用膳吧。”

    陛下叫他来娘娘跟前侍奉着,他就得侍奉好了,若是吃的少了陛下等会儿问起,他如何交代?

    玉照听到了穆从羲的嗓音,叫嚣声丝毫不比方才的几位小,便顾不得旁的,下榻跑去门外去听,依稀听到什么探子,通敌卖国,伤亡惨重,这种叫人胆寒的词。

    还有许多玉照都听不明白的词儿,掷地有声,叫她听了不禁担忧起来。

    那些明明离她很遥远,她长这么大还从没经过战乱,可大约是应着舅舅的缘故,她听着也随着难受起来。

    几个苍老深沉的声音,听着更像是刻板的夫子,叫玉照想起了小时候教她读书的那几位夫子,顿时没有听下去的欲望。

    “娘娘别在门外边儿待着,快些回来,那儿风口,当心着凉。”

    雪雁几个跟在她身后,提着宫灯捧着大氅一路小跑过来,玉照觉得没意思,朝她们摆摆手,自己乖乖回了殿里接着去吃饭。

    她胃口属实一般般,瞧着都想吃,可惜没那般大的胃,只喝了一小碗汤,吃不到几口便填饱了肚子,放下鎏金银勺,吩咐人撤了菜。

    几人见玉照吃得少,这段时日似乎总是胃口不好,只吃了几口便不吃了。

    清宁忧心起来:“娘娘再吃上两口?今晚的鹿筋炖的软烂,还有凤舌,都是才烧好端过来的。”

    玉照望着窗外渐渐浮起的月色,摇了摇头,端起茶水心不在焉的喝了两口,将心底的不安和烦躁冲下去。

    吃完饭李近麟带着玉照四处逛起来,也不出殿,只往这皇帝的寝宫,平日的书房四下逛起来。

    先帝病逝的早,皇帝九岁登基,这处宫殿他住了二十年,是最有他生活气息的一处宫殿。

    玉照在书房里四处看到抄写完的整卷经文,杂论,还有书画瓷器,古玩毛笔,摆布的格外整齐,全都统一归拢。

    李近麟见这位娘娘精神气儿挺足,便又领着她往耳室走,笑说:“娘娘可不知,咱们陛下自小最爱雕刻,一个人能闷头在房里雕上一整日,陛下以前也时常往这间宫室里,一待就是一整日。娘娘可要去看看?”

    玉照一听到玉雕,神色微变,回想起了那个许久前的梦。

    梦里,她的被褥里藏了整整一床的小玉雕呢——

    李近麟有些迟疑的抬眸看玉照,这位娘娘方才还有说有笑,怎么忽然又不说话了?还面露忧思的模样......

    “娘娘?”

    玉照渐渐恢复了神色,目光平静,带着一丝兴起,“带我去看看吧。”

    她从香囊里拿出那只一直被她贴身携带的玉虫儿,脸上略过一丝笑影,一双乌黑分明的眸子笑看着李近麟:“这个莫不是陛下雕给我的?”

    李近麟看了一眼那玉料,笑眯眯道:“这般好的玉料,市面上如何能得到。”

    这就是承认了。

    亲手雕给自己的,竟然也不肯告诉自己。

    可自己竟然早就猜到了。

    耳室里果真叫玉照大开眼界,层层排列的多宝阁,藏宝架,玉雕木雕数不胜数,各个活灵活现,宛若真的一般。

    玉照见了简直对赵玄起了深深的崇拜之情。

    这么多朝的天子,哪个能如当今一般,在处理朝政绰绰有余的情况下,将业余爱好都玩成了大师水准?

    玉照逛了许久,一圈圈挨个仔细看了,一个个小物件都拿下来仔细看,看了一圈也没找到梦里的那些样式,顿时也明白了过来——

    心下升起一阵阵惆怅,玉照也没心情继续逛下去,索性坐到了交椅上。叫李近麟给自己拿雕刻工具来,她在成堆的玉石里翻找出一块自己喜欢的玉石料子,打算自己雕刻着玩儿。

    李近麟迟疑了一下,这刻刀锋利,怕这位娘娘伤了手,“娘娘,给您拿些软和的木头雕?那玉料您恐怕不够手力。”

    玉照不信邪的拿刻刀挖了几道,果然难以雕刻,便只好答应道:“好吧,还是给我拿木头来吧。”

    她小时候也学过几年的画,拿纸浸水浸湿了贴在木头上,用毛笔一点点勾勒出个形状,慢慢雕刻起来。

    等雕刻完手上的这个,在耳室都能听见的争吵声。

    她不明白了,为何面见天子,还有这般胆大的人呢......

    闹成这般,是要出什么大事了不成?

    “李近麟,去问问怎么回事?”

    李近麟只好跑去主殿一探究竟,人还没进去就听见里头几个武将的吵架、辱骂声。

    江都王在里头闹得最大声的一个。

    李近麟一看便知晓了,往常武将们胆子再是大,也没几个敢御前这般放肆的,感情是江都王带头,这就难说了。

    再一看,龙椅上靠着的陛下,被吵得不胜其烦,脸都黑成了一片。

    要是往日估计都直接叫人把这江都王这个带头败坏朝堂秩序的叉下去,如今倒是不好这般了,如今按照辈分......

    上首的皇帝一见他,抬眸望去殿外,殿外空无一人,他面色清冷的收回视线,召李近麟过身边去,问:“用过膳了?”

    “娘娘说是没有胃口,只吃了几口。”

    皇帝深锁眉头,“不合口味,便叫人撤了菜重做。”

    为了战事,吵的嗓子眼都冒烟的众位相公:“???”

    吵得上火,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却没时间吃一口饭的穆从羲:“???”

    这果然不能比啊,人比人得气死人——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到,最近够甜了吧?感谢在2021-12-16 22:02:31~2021-12-16 23:31: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11山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玛卡巴卡 5瓶;宜榛、梦想成真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