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25章 第25章赵玄止住动作,朝她遥遥…… 第(1/1)分页

第25章 第25章赵玄止住动作,朝她遥遥……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玉照与王懿重回了留宿的客房, 昨日两人谈的晚了没去拜见王夫人,今早王夫人更是天没亮带着侍女匆匆往三清殿拜去了。

    如王夫人这般潜心来参拜的,往往是将紫阳观宝殿三十余座大小宫殿, 诸多仙拜过一遍。

    没两天功夫,拜不完。

    王懿又在玉照房里吃了一顿,看着坠儿雪雁两个丫鬟手指翻飞,忙着抽各『色』锦缎打络子,看着玉照靠在软塌玩着玉佩, 只觉得无聊至极。

    “下午不打算出门了?”

    玉照昨日打算去找长的, 但着王懿的面自然不愿意说, 这事儿连玉照的侍女她瞒着, 她谁不愿意告诉。

    玉照长这般大, 还是头一次事瞒着几个侍女的。

    雪雁几个常年伴着玉照, 以往在江时玉照闲不住四处玩闹, 玩闹归玩闹, 玉照从未做出格的事,这次的紫阳观玉照常常独身一人消失,几个侍女也不着急。

    左右这事玉照以往常做,她们怎也想不到向来乖巧的姑娘, 背着她们竟然已经将自己定了出去,还是同观里的一个士。

    玉照犹豫了许久, 在长和王懿之间, 再次选择了才和好如初的王懿:“你去哪儿玩?我跟着你去。”

    “那去三清殿带你见见我母亲?我娘来时还念叨起你, 她说你入京了也不跟她通信......”

    别看王懿『性』子些不羁,傲气。王夫人却是最规矩,慈善的人,年王夫人随丈夫外放到江, 在江达官显贵间惯来会做人,是连玉照的外祖母十分喜欢她。

    玉照常常去王家玩,王夫人的两个女儿长女自幼留在京城祖母膝下,后又早嫁不在身边,另一个是老气横秋才八斗的王懿,完享受不到养女儿的乐趣,是以对着玉照的喜爱倒是远远超过了自家的几个儿女。

    只是后来种种缘由,这才少了联系。

    “好。”玉照一口答应下来。

    她想,也许长说的对,自己『性』子执拗,不肯轻易认错服软,这般......伤了在乎自己的人也一并伤了自己。

    一别三年,王夫人容颜丝毫未变。

    王夫人身材稍显丰盈,一张鹅蛋脸,穿着牡丹瑞锦碧霞罗裙,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低垂鬓发斜『插』簪珍珠碧玉步摇,鬓角簪着一朵盛开的粉紫牡丹。

    瞧着是个风风火火,不好相与的『性』子,玉照却知她最是和善仁慈。

    王夫人甫一见到玉照喜出望外,拉着玉照的手一连说了许多,又是责怪玉照为何入京了不来她府找王懿玩儿。

    玉照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不知如何开口,两人间因吵架撕毁手帕断交的事情,王懿肯定没敢告诉王夫人。

    王懿打着幌子骗过了王夫人的追问,这说起的自然是玉照遭到退亲的事情。

    “母亲这下可不能再责备我了,赵十四退亲,那是他自己得了宜还卖乖!他退亲是我的错?这世的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宝儿这般好,不还是被退了亲?”

    玉照讪:“你这是夸奖我呢还是什旁的意思?”

    王夫人听了不禁气急,曾经在江时她自然清楚玉照与京魏国公的婚事,她时也看好这桩婚事。

    无他,往江,她丈夫与老魏国公些交情,是以她是见过顾升的,小时看老,七八岁的顾升比起同龄孩子来,惊艳太多,长得也比一般孩子俊俏。

    后见到了玉照,觉得两人相配。

    “魏国公退了婚?是谁来退的?他母亲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王夫人问的些小心翼翼,生怕再次戳伤了玉照的伤口。

    玉照却不以为意:“不知,也不想知,退了退了吧,我总觉得自己八字跟魏国公府合不来,每次见到他不舒服。”

    王懿瞪直了眼,宝儿这也太『迷』糊了。

    王夫人急了:“你们小姑娘经事太少,这婚事哪儿能凭着『性』子来?哪十十美的?魏国公退亲的事,若是他母亲的主意,那还转圜的余地。”

    她不信会是魏国公的意思,少年郎哪个不爱俏?说句不好听的,这世间几人能对宝儿的容颜无于衷的?

    魏国公府的太夫人,问问相熟的人家,哪家不知是个耳根子软的?这种人心肠倒是不坏,只可惜容易听别人的意见,说的难听一些,是容易被人左右。

    王夫人细眉轻蹙:“与姨母细说,你同魏国公太夫人见过面不曾?同魏国公见过面不曾?可是叫他们误会了什事?”

    玉照听了摇头:“能叫他们误会什事?太夫人和顾升不喜欢我,太夫人那儿几次恰巧没碰,去旁人家筵席倒是碰过面,只不过连没说。”

    王夫人看了眼玉照,听了她的心里只怕是了思量,京城门间没什阴私,谁家那点破事彼心里一清二楚,平日社交时半点不显山『露』水,实则心中早将那人骂了个半死。

    王夫人心提点玉照,怕她仍是被蒙在鼓里不知情:“我倒是知你母亲跟魏国公太夫人走的近,常年往来,是连京中盛宴我多次瞧见两人独自说,这事你母亲是怎说的?”

    玉照眨了眨眼,原本通过那场梦境她知晓了顾升与玉嫣间恐早私情,怀疑退亲的事林氏从中了手脚,王夫人一提点,她倒是半点不觉得震惊。

    怪不得退亲如顺利,照这样说来她岂不是还要感谢林氏?感谢她从中作梗?

    次林氏与她说间,言语中是对魏国公太夫人的愤恨、怨怼,多替她打抱不平的意思,玉照以往听着旁人说起,只以为是侯府与魏国公府走得近,才连带着女眷们也彼相熟。

    现如今看来,恐怕是只林氏与魏国公府太夫人走得近吧!

    想来也对,不然为何顾升和玉嫣是青梅竹马呢?

    可林氏这事儿做的滴水不漏,叫人半点『摸』不出错,气只能自己咽下去。

    王懿紧抿着唇,脸晦暗,却是慢悠悠:“知晓了是谁提的退婚又能如何?婚姻本结的是通家之好,若是其中人作祟,人先生了不喜,这婚事纵使强求下来,也不会长久,纵然能长久,也势必要一方忍让终身。”

    王夫人本想劝玉照低头,趁着事情还转圜余地挽回这桩婚事,不想女儿这般拆自己的台,顿时气:“你是发了什疯?着宝儿的面胡言『乱』语什......”

    心下却也不得不承认女儿这说得一字不差,只是,人如何能活的那般透彻?

    玉照叹了口气,漫不经心:“姨母别责怪懿了,忠言逆耳,再者懿说得丝毫不错,婚事退了对我并非是坏事,顾升并非良人,至少不是我的良人。”

    王夫人怔了半晌,哀叹起来:“如今的小娘子,各个是这般主意,听不得劝了。”

    王懿:“不是听不得劝,是心里清楚,白,不想再走死路了。”

    “得了,你最会说......”

    三人说谈间,殿外长廊处传来脚步声,一群女郎的温声细语传来,叫几人止住了头。

    侍女二人在边开,后边一约莫二十出头,一袭镂金八幅长裙,织金披巾,手执团扇的贵『妇』在众婢女的拥趸之下,翩翩走来。

    臂钏叮叮作响,迎面扑来一股沁人芬芳。

    几人认出来,王夫人带着懿玉照立于垂花柱下,微微福身行礼:“见过世子妃。”

    梁王世子妃林良训,闺中自美名,出名的却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品『性』德行。

    温良敦厚,秀外慧中,被太后梁王妃看中,选做了世子妃。梁王世子天潢贵胄,天底下找不出几个来,据说初两人成婚日,不知多少闺中娘子哭红了眼。

    林良训没成想在地见到几人,尤其是玉照,一双精心描绘的美目流转,目光在几人面梭巡一圈,温柔:“不想在处见到王夫人,令爱也在,次见还是去年赏花宴呢。”

    王夫人:“劳烦世子妃还记得我家的这个。”

    林良训拢了拢身的帔巾,两人交谈几句题到了玉照身:“信安侯府的大姑娘竟然也在,怎不见姑母?”

    见玉照只好走出几步,应:“回世子妃的,只我一人过来观里,恰巧遇到王夫人。”

    这一句算是交代了三人是恰巧凑的。

    林良训了,带了几分亲切:“大姑娘真是见外,我那唯一的嫡亲姑母是你母亲,是一家人,唤我世子妃做什?你是不曾在京中长大,与我生分了,玉嫣往常唤我表姐,你也与她一般,唤我一声表姐罢了。”

    玉照些尴尬这个称呼,如何也叫不出口,只好:“堂廉远,还是叫世子妃吧。”

    林良训摇头失,言语中皆是对玉照的打趣:“也罢,一时半会儿你我不熟,随你叫罢了。大姑娘一人出府,你母亲竟然也肯放行?姑母素来对嫣儿恪儿严厉,如今看来却最是娇惯着你。”

    大齐呈现两极分化,府邸家规严,女眷出门不容易的。也整府男女各个不着调的。

    如那鲁国公府邸的主子,从姑『奶』『奶』辈起是各个酒罐子,去别人家宴席酒瘾犯了,满府四个小辈三个头发白了的长辈,喝趴下了,将旁人家府邸厢房住满了,仆人不够用的,这等事贵族间也只是谈。

    如玉照这般经由头出府的,其实也算不得大事。

    王懿难耐的了肩膀,被王夫人瞪了回去。

    玉照情微黯:“下月是我母亲忌日,我特意过来柱香。”

    她对着林氏从来只喊夫人,这事若是会做人的,定然绝口不提,玉照不是想不到自己实实说会惹来世子妃不快,可她不愿意。

    祭拜自己的生母,岂是什不可告人的事?

    林良训身边几个侍女听了面『色』难看,想来是觉得玉照这句打了她们主子的脸面,主子说起娘家镇国公府的姑『奶』『奶』,这大姑娘偏偏要说起自己的亡母,岂非是刻意驳了主子的情面?

    林良训唇角微微绷紧,纵然她出嫁是个『性』子和善的,这些年被捧的了,走去哪儿是旁人奉承她的声音,头一次被人不留情面,还是个失了母亲庇护的晚辈。

    她禁不住眼冷淡了些,拿起团扇掩口,淡淡:“既然是如,姑父的先夫人一晃竟然去世这些年了......”

    是连王懿察觉到这的刺耳。

    “世子妃要去往何处?”王夫人问起了旁的来,看林良训的架势不似要进三清殿。

    谈及事,她和缓了些『色』,眸光望像三清殿之后的方向,『色』万分恭敬:“听说紫阳观观主来了,我带着婢女特来过来潜心听经,也不知今日他开不开坛。”

    “那不唠扰世子妃了,我带着她们两四处转转。”王夫人从容。

    走的远了,王懿眼角微斜,侧头往世子妃离去的方向看了看,只看到世子妃一行人远远走去的背影。

    玉照问她:“看她做什?”

    王懿摇摇头没说。

    少倾,三人在天宝殿参拜供香之时,又人走过来,却是来找玉照的,人玉照认识,是长的小厮,生的大,瞧着斯斯的。

    “姑娘可得闲了?我家主子在斋心院与观主悟,姑娘可想去看看?”李近麟趁其他人专心致志香的功夫,连忙低声询问。

    玉照时忍不住暗自欣喜起来,最近那些离奇的梦,是否能请真人为她推算推算?

    她瞥了王懿一眼,立刻对她:“我去别处听人讲经,先走一步。”

    “你等等......”王懿不肯放她走。

    李近麟穿的是观里的袍,坠儿这日没跟来,倒是无人怀疑他的身份。

    “丹阳真人出关,这位姑娘合他眼缘,这是福祉,旁人得不来的。”

    这一落,王夫人王懿忍不住眼皮直跳,心颤起来。

    丹阳真人那是圣亲封的真人,素来国师之称。

    传言丹阳真人半步入,能眼观他人生死,方才连那世子妃求之不得。若宝儿能合他眼缘,能幸亲眼见见真人,也算是福气。

    ***

    斋心院位于紫阳观中,向来是不对外开放之地。

    说来也是赶巧,玉照还没入斋心院,天空阴沉下来。淅淅沥沥的雨水从天空斜斜落下。

    李近麟一早看阳光不好,早准备,连忙替玉照撑起伞。

    玉照隔着雨幕看着眼的斋心院,院子里一颗约两合抱粗的银杏树,几十丈,玉照仰起头只能瞧见郁郁苍苍一片树冠,树枝大粗壮,叶子是金黄。

    院内四处洒满了树叶,遍地流金,黄的叫人仿若置身另一个世界。

    玉照绣履踩在叶片,传来窸窣轻响。

    赵玄听着脚步声走近,睫『毛』了,李近麟领着玉照进了斋心院。

    丹阳长望着缓缓而来的玉照,落下一枚棋子,和善:“来了客人,寻芳,给客人沏茶。”

    座屏后传来一小清脆的声音:“喏。”

    赵玄止住作,朝她遥遥招手:“过来这边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