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42章 第42章信安侯莫怪,是朕带她出…… 第(1/1)分页

第42章 第42章信安侯莫怪,是朕带她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等玉照二人兴尽而归时, 早已乌金西坠,暗了天幕。

    夏日夜间,蝉虫嘶鸣, 熏风习习。

    皇城在关禁、城池、宫门及坊内禁止夜行,或每逢上元等重大节日才会开宵禁。

    后废除了部分宵禁制度,西市是皇城中唯一废除宵禁之所,因此在皇城进入了夜,旁处寂静无人之时, 西市却能人满为患。

    也正因宵禁, 执金吾来回巡查, 临街的许多商肆不敢大肆点燃灯烛, 唯恐惹来了人。

    赵玄如少年人一般, 心上人并排走在阴暗路上, 盼望前方道能更偏僻黑暗些, 最好两人『迷』路了。

    二人的手更是不知不觉就碰上了, 赵玄心跳止不住的加快来,玉照睛眨了眨,伸出手指快速的在赵玄手心划了一下。

    似猫儿一般,察觉到那只要抓她的手, 玉照立刻将手缩了回来。

    她轻轻笑了声,似乎满足于自己的聪慧狡黠。

    赵玄不动神『色』, 垂眸了她一, 在玉照再次怪之时, 忽的抓住了那只调皮捣蛋的手。

    “哎哎,被你抓住了——”玉照笑不停。

    赵玄微服出来,自然不叫旁人注意。身侧暗卫也带的少,暗卫全都隐于人群, 在两人身后远远跟,赵玄人前规矩守礼的很,玉照也是这般,因此两人明面上只敢做这些叫人嗤笑的小动。

    若非她出府时见过跟随在道长身边的二十来号寻常打扮的暗卫,她定然为此处只有他两人。

    玉照见此不免有所怀疑,之前她在观里道长两人间的所所为,是不是全叫别人到了里......

    要真是那般,玉照轻咬唇瓣,停了一瞬,觉得窘迫极了。

    赵玄皮微动,他惯来剔透,转瞬明白了其中缘由,用不容置疑的力道握住她的手,手指微微使劲儿,两人手间肌肤相贴,他期望今晚的时间过得再慢一点儿,就这般叫他跟他的姑娘走到天明。

    “前在观里时,殿内就你我二人,再没有旁人。”

    玉照心里奇怪了一阵,只感觉这人也太聪明了,她什么都没说,竟然也猜到了自己心中所。

    她眸光微动,却是转了话,指前边一处光亮之处,手指所向是一栋三层楼阁,比旁处的昏暗,那处倒是烛光大盛,楼内有许多人影,依稀还能听到悦耳乐声。

    她中燃憧憬:“我们那边吧。”

    赵玄抬望,表情有一刻凝结:“那处不是你该的方。”

    他蹙眉,叫来身后暗卫,玉照隐隐察觉他带了些薄怒,却不是冲自己来的。

    “立即召巡检司过缉拿,朕倒要都有哪些知法犯法的。”

    “喏。”

    隐匿于黑暗中的暗卫沉声应了声,后又顷刻消失不见。

    赵玄牵她的手往右侧路走,刻意避开方才那边。

    这条路上两侧许多酒肆食肆,走进了皆是各种花酿的味儿,还挺好闻。

    玉照后知后觉才明白方才那三层楼阁是什么方。京城明令禁止官员嫖。娼,那处人如此多,她并没有见到穿官服的,不过也知道,谁还敢穿官服?

    都是下了官署回家换套衣服再来的吧?

    如今瞧道长的神『色』,莫不是方才那远远一,在人群里见到了熟人?且还不止一人?

    她为自己的无心『插』柳心虚了一瞬,不过招『妓』的那些官员,无论如何也不无辜吧,家中有妻有妾,还嫌不够?还出玩儿呢?

    ***

    天上星月交辉,繁星万点。

    闹哄哄的夜市,酒肆林立,商贩吆喝叫嚣,食肆滚滚冒炊烟,鸡鸭羊猪,香味隔十里都能闻见,叫路过的人止不住停下脚步来。

    这种场景里,更是叫那喝酒的人觉得热闹。

    成峤并二弟成嵻,颍川伯另带一位世家子弟,四人往二楼占了一张临窗的方桌,喝的正欢畅。

    喝的欢快了,索『性』又叫来两壶酒,一叠炒花生,一碟子卤肉,一叠油饼,另外又加了一叠烧鸡。

    几人谈天说,互诉衷肠。

    最叫人同情的莫过于信安侯了,当日朝中被江都王那一训骂,早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如今谁还不知道信安侯府家里那点儿破事啊?

    成峤觉得面上无光,转移话题就说到了儿女婚事上,众人都能说几嘴,只那颍川伯,真是只顾自己风流快活,其他事一并不管的。

    问他家中有几子女,他尚且能说大概,但问他子女的年岁,他是糊涂的很,谈儿女婚事,他哪里记得什么?

    只打哈哈,满嘴酒味:“我还有空闲管那?都还小,过几年再说吧!”

    成峤的二弟成嵻他最相熟,知道一些,不禁笑话他来:“不说你那大儿子二十好几了,就说你那大女儿,年我你家里,可听说了她有十九了吧?今年可不就二十了?这大把年纪,还不嫁人?”

    这话把其他两人吓了一跳:“二十岁了?还不嫁人呢!?”

    颍川伯自己也吓了一跳,喃喃道:“竟这般大了!?”

    他还为最多十六七呢。

    说完眉一拧,嘴里骂道:“这般大了还挑三拣四!上回她娘给她说了几表弟,非得闹脾气不肯嫁,她娘把她关房里她就绝食,差点饿。我还当她小,没把当回事!嗨,我那夫人真惯她!要我说就直接绑上花轿!还给她闹脾气?”

    成峤忽然欣慰了很多,本为只有自己府上有数不完的糟心事。

    如今见旁人家比他好不到哪,他就安心了。

    临窗的成嵻喝的醉醺醺,不顾往日仪态,伸手过面前的碟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拽出烧鸡腿来,正准备往嘴里送,忽的瞧见迎面街走过来一对牵手的男女。

    这人自然都是爱俏的,男人更是如此,更遑论是风流倜傥红粉知己无数的他。

    那姑娘穿一袭青葱『色』薄如蝉翼的纱外罩,漏出来的脖颈胸口,宛若羊脂玉似的,还有那双藕臂脆嫩花白,走路来弱柳扶风,绰约多姿。

    他潜意识的就忽略了那姑娘旁边生的高,烛光都照不到的男子面孔,有人儿在,谁还注意男子?

    等走的进了,他这次才发现,这女子越来越熟。

    那张面孔......

    怎么那么像他的大侄女?

    等等......那副艳胜桃李,雾鬓云鬟的相貌,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就是他大侄女?!

    成嵻顿时一口肉闷在嗓子里,进不出不来,双瞪得老大,骇人。

    成峤嫌他丢人,骂他:“好端端的,这幅姿态做什么?没吃过肉不成?”

    “......大哥,你瞧那边那人,是不是大侄女?”

    说完他哎呦了一声,估计是后悔说了,这大侄女夜会私男,被他大哥瞧见还不打?今日自己嘴快,在人前落下了成侯的面子,将府里的破事儿人前抖了出来,岂不是闯祸了?

    成侯可没心情顾忌他的法,他皱眉往那处,瞬间暴跳如雷。

    哀嚎来:“反了天了!真是反了天了!”

    几狐朋狗友都被他的这幅姿态吓了一大跳,本来这种事儿都会瞒的的,再有火也忍到府里发。可这成峤今日明显是有些喝高了,神志倒是清楚,可俗话说酒壮怂人胆,他这一醉酒,脾气蹭蹭蹭的往上涨。

    成峤怒火滔天,重重一拍桌面,瞬间酒水散了一,几人被他这一吼纷纷吓醒了过来。

    朝外边发出狱般的怒吼:“成玉照,给本侯滚过来——”

    言罢就要往楼下走,几人怕闹大,毕竟都是朝中有有脸的人物,真闹来面上不好,日后酒醒了互相见了也尴尬。

    纷纷过拦他。

    “敬之兄!别气别气!”

    “儿女都是债,忍忍便罢了,要打骂也得回府里打骂。”

    “兄长........兄长且慢!”

    却见那告状的成嵻,这会儿不知缘何,脸『色』清白清白,了三天也没那般白。扯他哥的袖子说什么,却被成峤粗鲁的打断,另两人也跟你一言我一语,不知是在劝说还是在撺掇,场面『乱』到根本没人听成嵻说话。

    成嵻吼破了嗓子都没人听见。

    玉照听见有人喊自己字,吓了一跳,抬眸一瞧,就见到成侯那张暴跳如雷的脸。

    玉照脑袋飞速转了转,再遮自己的脸还是遮道长脸来回犹豫。

    见父亲都叫出了自己的字,且一群人走了过来,顿时慌了,慌『乱』之下什么都忘了,连忙往赵玄身后躲。

    赵玄面庞变了几变,倒是挺镇定的将她拉出来:“你不是说不怕的吗?如今这又是躲什么?”

    玉照咽了咽口水,见成峤已经下了楼朝自己过来,慌了来:“不怕,就只有点紧张,没到这天来的这般快,......我...我父亲打人可疼了!”

    赵玄升怒火来,“他竟敢打你?”

    玉照蹭蹭的又跑到了赵玄身后:“他没那胆子打我!我他打过我的庶弟!”

    庶弟背书背不出来,被成峤拿革带抽的嗷嗷叫。

    成峤大步流星下了台阶匆匆往这边赶来,玉照却躲进赵玄身后,被他高大的身材遮的严严实实,成峤醉醺醺的伸长了脖子仍是什么都不见。

    “躲什么躲?胆敢深更半夜跟人私会,如今又躲了?!我侯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给我滚出来!今日我便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不孝女!”

    这话一出,成峤听见对面那男子传来的声音。

    赵玄唤他:“信安侯莫怪,是朕带她出来的。”

    成峤没听分明,他醉的厉害,饶是谁也不会觉得在这儿还是大晚上的会碰见陛下,只为听岔了。

    只是......这声音听觉得不对劲,如此耳熟,凉飕飕的,大夏天的感觉从府里传出来的一般,一听叫他后背发麻,浑身发颤。

    他神这两年熬夜读公文读得多,不如年轻时好使,加之这日喝了点酒,前白糊糊的一片,方才能瞧见玉照是因为玉照的身高正巧落在烛光里。

    可随迈进也察觉到自己女儿深夜私会的男子,他的身量为何如此熟......

    成峤顿时有些拘谨其来,身体潜意识的反应,手心发凉,瞪睛还没将那人大概,被身后跑出来的成嵻一把推搡后背,成嵻结结巴巴道:“是...是陛下,快跪...快跪下!”

    成峤怔了怔,身后跟上来好戏的狐朋狗友们却不瞎,顿时连滚带爬的越过成峤,跪倒在了前方上,口呼圣上万安。

    颍川伯扬一脸褶子,恭维来,浑然忘了方才他热切的跑出来要好戏:“臣真是三生有幸在此碰见圣上!”

    那一刹那,空气似乎凝结成了冰霜。

    从夏季直接过度到了冬季,且还是寒冬凌冽,六月飘雪。

    前的模糊褪了不少,寂寥街道不知何时围一圈暗卫。

    而将他那不孝女藏在身后的.......挺拔坚毅的男子,不是天子是谁?

    成峤忽的酒醒了。

    仿佛片刻前暴跳如雷的不是他本人一般,他“砰”的一声,双膝跪倒了石板上,嘴里苦涩万分,脑海里『乱』如一团浆糊。

    陛下那不孝女?他们二人......

    何时在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