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81章 第 81 章 第(1/1)分页

第81章 第 81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这场闹剧持续许久, 等收拢人马再往回退时倒是没出什么变故,只是时间已耽搁了许久。

    李近麟安排好前头,打马立刻往皇后轿辇处跟过去, 忽的一块碎石自山间滚落, 落往他马下, 马儿受惊四下狂奔。

    骤然间, 轰隆之声连成一片,众目睽睽之下, 山顶碎石从两侧不断倾泄而下。

    无数马匹受惊挣脱缰绳踩踏它们曾经的主人四下逃窜,嘶鸣惨叫声不绝于耳。

    山脚之下冗长队伍顿悟一片狼藉, 凌乱不堪。

    禁卫队见此纷纷弃马而下, 徒步往凤撵处去安抚受惊的六匹宝马。

    “护驾, 护驾!”

    人在天灾面前是如此的渺小不值一提, 如同蝼蚁一般。

    轰隆隆——

    只见须臾之间,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际, 一侧山头泥石倾泄而下,瞬间平荡半边山头。

    ***

    寒风凌冽,呜呜作响——

    一对骏马急速奔驰在官道之上。

    也不知行至几里, 只觉天气已经渐渐变暖, 终于见到远处一片被风吹拂摇曳晃荡的明黄军旗,那是王师!

    传信之人脸被寒风出的冰凉一片, 见到王师才觉得松了一口气,勒马调头下去。

    曹都统听闻京中来人, 由着下属引路,匆匆纵马从营帐赶来。

    他瞟了一眼来人,一身泥土,不知如何这般的脏, 心中顿时生了几分不妙。

    “何事?”

    传信之人呼吸急促起来,微微抖着身子,似乎还沉寂在那场惊天动地的浩劫里无法喘息过来。

    无穷无尽的泥沙......

    “大人,快去禀报陛下!京郊遭遇石海......皇后娘娘亲蚕礼去了,尚且没能脱险——”

    亲蚕礼千余人,只开头几辆马车跑得快躲避了去,其余千人,至今只救出几十个。

    有些倒是被救出来了,只是连尸体都辨认不出。

    遭泥石掩埋的,本就不见的有几个还能活的......

    他们可不敢大逆不道,还没见着皇后的尸体就说皇后驾崩,只说是皇后遇险,能不能救出来另说。

    被压在泥石底下,能刨出尸体来已算是万幸,最怕落得个尸骨无全的下场。

    曹都统顿时神色一变,几乎是咬牙启齿:“何时的事?”

    “三日前。”

    王师行踪不定,纵使想要飞鸽传书也不知地儿落,他快马加鞭足足赶了三日才寻王师踪迹,好在他运道好,遇到王师也正回朝的路上,不然若还在旁处,等陛下收到信,都不知过去多久了。

    曹都统嘶声指着王帐处,艰难擦了两把汗,一时间嗓子眼发涩,胸腔堵的厉害,“放你进去,你自己进去禀报陛下。”

    “大人......”报信之人一脸惊慌失措,这活儿他如何敢接?

    曹都统苦笑,斥退了他,提步往远处最高大的营帐走去。

    此去云间平叛王师平叛迅速,仅仅几日广陵郡王及其部下便被捉拿,本早几日便能回朝,只因车渠传来的军情,重新调配三军,这才又耽搁了几日时间。

    就在方才他才听说,圣上宣了几个将领前去商议后续军务,打算要先行回宫。

    当时一众人都在夸赞圣上勤政爱民,不忍朝政荒废,一番辛苦,才急行军,大半月以来不得休息,这般又急着要去处理朝中政务。

    只他猜测,这恐怕不是急着去处理朝政,是急着回宫见皇后娘娘。

    没见一路回程都不见停的?

    他们这些成日风吹日晒的老兵老皮子一路奔波劳碌都累了苦不堪言,浑身酸疼。陛下与他们一般日日骑马,偏偏无事人一般。

    怎知如今......如今出了这事儿?

    远处军帐之外,曹都统与内禀了一声,得知圣上仍在军帐里跟旁人议事。

    “放我进去,有要事要奏予陛下。”

    “大人,里头也是在议事呢,还是前线报回来的事,有什么事比那事儿还重要?”

    曹都统脸色难看,嘴唇动了动,还没出声便听到军帐里走出来亲卫,朝他道:“曹大人,陛下叫您进去。”

    曹都统掀了帘子入内。

    帝王军帐之内面积甚大,哪怕是行军,圣上的住所都无疑是奢华的,宽敞一片,走在毯上也不见脚步声。

    夜已经深了,赵玄站立在案前,垂眸皱眉看着手中情报,眸中带着一丝威压,听到帘外嘈杂,依稀是曹都统的大嗓门,便叫他进来说话。

    赵玄似乎察觉到曹都统情绪不对,一双平静地眼眸从奏报中移开,落在他身上。

    圣上这双眸子总如神佛般无悲无喜,曹都统顿时觉得自己就不该心软,自己来报这事儿。

    他深吸了一口气,咽下两口口水:“陛下,京中传来消息......”

    曹都统跪了下去,朝着上首的君王悲怆说起。

    “京郊遭遇石海,娘娘她...尚未脱险......”

    这事儿自己亲口说出来倒是和方才听到不一样,曹都统颤颤巍巍瞧着上首的陛下。

    陛下身躯一怔,似乎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重新问他:“什么?”

    曹都统从地上爬起,重新将方才的话说了一遍,不敢继续刺激下去,安慰说:“也是说不准的,陛下莫要着急,方才报来的人说救上来好些个人呢,两万多人过去挖,娘娘福大命大,恐怕只是虚惊一场,说不准现在人已经被救出来了,京城离这里远,就是来报平安,也没那般快送到的......”

    是,报平安没那般快送到,报丧也没那般快送到。

    曹都统的好心安慰,叫赵玄周身起了无边的寒意。

    他听见皇帝像是在同他说话,又像是喃喃自语:“是不是送错信了?”

    一会儿又从桌前扶着桌案慢吞吞摸过,解了腰上的佩剑丢在地上,脚步带着几分虚浮,朝着外边吩咐:“去牵马过来。”

    那声音彻骨的嘶哑,叫身边几人都听出一股子的绝望来。

    似乎这人不是回京去的,是要去殉情去的。

    倒是叫那曹都统想起广陵郡王来。

    反叛前喊打喊杀,汹涌澎湃,便是见了皇帝,也还有胆量对抗,过程虽是惨败,自起势到被镇压,气势却丝毫不输。

    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郡王确实是勇气可嘉,只不过差了几分谋略与运道罢了,若是生于他朝,说不准还真能成事。

    只可惜他们本朝早有真龙,蛇龙相争,岂非不自量力。

    广陵郡王被捉拿之时,也是如今陛下这般,骇人的平静。

    赵玄一瞬间失聪了一般,自那句石海皇后未曾救出之后,便只听到曹都统嘴角掀动,却听不见他说什么。

    那一瞬间似乎天地失声。

    他心神恍惚的掀开营帐,冰冷刺骨的寒风迎面拂过,掀起了他鬓角的发。

    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翻身上马,一甩缰绳,马儿朝着外出飞奔而去。

    他似醉酒一般,脑子里浮现出一团团白色光晕,黑色缠绕着的丝线,乱作一团,叫他难以端坐在马背上,夜风一阵阵吹过,赵玄冻得冰凉的脸,倒是恢复了一些神色。

    宝儿还在等他回去,他要快一点,再快上一点......

    她那般乖巧的姑娘,如何会出事。

    她一定在怪自己,怪自己说好了归来的时日,却晚了几日。

    找人来骗自己的,一定是。

    ***

    京郊麓山底下———

    皇后遇险,何等大事,几乎是能动用的上的人连夜都赶过来挖掘。

    连着四夜不眠不休的挖掘,才只挖了不足十一。

    当夜电闪雷鸣,风雪交加。

    .

    两人间分离了许久,重新见面恨不得融为一体。

    赵玄用下巴抵着她头顶的发旋,听着她含糊不清的闹脾气,抱怨自己骗了她,并且扳着手指仔细算起来。

    “说好的半个月,最迟二十日,可你整整二十五日都没有回来,连信也不给我。”

    赵玄从未如此的难受,他攥着那双布满泥泞的手,痛苦起来,悔意侵蚀着他的五脏,连夜的不眠不休压不倒他,这一句话几乎要压倒他。

    “是朕食言了......”

    玉照不答话了,将他的大掌掰开,将自己冰凉的脸贴着其上,不再言语。

    今日她的话少。与往日的活泼叽叽喳喳半点不同,身子又是如此的冰凉,赵玄却恍若未觉。

    只装聋作哑,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他觉得这般也好,无论怎样叫他跟他的宝儿在一起就好。

    单只手握着她纤细的臂弯,将她拉到怀里,用力到指节都是一片青白。

    “你弄疼我了,你松手......”

    玉照蹙起眉头,说话带着几分娇气。

    滴答滴答细微雨滴低落的声音,像雨水又像是泪滴。

    他身前一片濡湿,任凭他怎么努力的想将她搂入怀中,他的手仿佛使不出力,宝儿还是脱离了他。

    她赤着脚站在他面前,脚上脏兮兮的全是泥水。

    赵玄慌乱地拿着自己的袖子给她擦,怎么都擦不干净。

    她哭着说:“我不再等你了,你骗我,你晚了好多日,我要离开了!”

    赵玄心中剧痛,双手死死握住她的肩头,大片大片的污血从他手上蔓延开来,他却宛如看不到一般,从未对她那般狠厉过,几乎是咬牙切齿,语气如寒刃一般:“你要去哪里?我就在这里,你还能去哪里?”

    “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这里好湿好冷,你把我葬了吧......”她一直哭,一直哭。

    他呼吸急促慌张的抓住她的手,将她布满血污的身子再度死死揽入怀里,这回他做到了,他用了极大的力,甚至都能听见骨骼作响的声音。

    赵玄不断地喃喃自语:“你要去哪儿?你还要去哪儿?!你别自己一个人,你带上朕......”

    赵玄心尖一颤,从床上睁开了眸子,眸中清明一片,他从床上翻身而起,匆匆往帐外去。

    梦里她抱着他,无助的呜咽。

    “我疼啊......”

    “全身都疼......我的腰,我的腿.......”

    外头雨还在下。

    百年难得一见的倾盆大雨,叫这片山谷里狼藉不堪。

    被山石泥水层层掩盖的受灾之所,数以万计的人日夜不停的挖掘翻找,更有从远方调来的起石车,担车,企图从偌大的废墟中翻找出那些人。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李近麟那日受灾,□□宝马不受控制,一路背着他跑了许久,费了老命勒住了马,往回一看早已一片狼藉,自己倒是阴差阳错躲过了一劫。

    不过这劫他宁愿赴死,也不远如如今这般,该活得不活,自己这条命倒是保了下来。

    只不过如今腿也是伤了,见皇帝身影出现在这片混沌之中,茫然的张望,似乎是一只迷路了的困兽,已经辨认不出方向。

    李近麟立刻瘸着一条腿过来劝阻他。

    “陛下,您先回营帐稍作歇息吧,此处还不安全......”

    主子一连数日奔波,更是从无休息,才精疲力竭几乎是被人搀扶回的营帐,不想这般快又出来了。

    这次的石海来势汹汹,说不准何时又来一遭。

    哪怕冒着被杀头的风险,也不能叫九五之尊来此处趟这趟浑水。

    皇帝清冷的脸,外边冷的彻骨,他却穿的单薄的石青袍衫,甚至都没戴冠,不复往日整洁庄严,几缕发丝散乱在额前,脸上生出了些青色胡茬。

    赵玄迎着风雨口,眼中充血,问李近麟:“那日活下来的,都有谁?”

    李近麟一怔,当即要报出口,却见陛下又打断他的话,指节不轻不重的抚摸着佩剑,用说蝼蚁一般的语气,“全拖下去收监。”

    远处传来一阵喧嚣,亲蚕礼那日坠儿并未出宫跟随,她从宫里抱出来的雪爪儿,雪爪儿一落地,便沿着废墟狂奔。

    四条腿不住的往地上刨坑,不一会儿就被砂石磨的四肢蹄子染了血,它不知疼痛一般,继续奔走。

    忽的,雪爪儿朝着一处疯狂吼叫,坠儿擦着眼泪奔跑了过去,由着皇后的狗儿引路,众人齐力之下,终于露出轿撵一角。

    “陛下......”来人面色苍白的过来报。

    “娘娘的......娘娘的凤体挖、挖出来了......”

    那一瞬间,离得皇帝近的一众人等更是恨不得远离此处。

    想想也知,在地下埋了六日六夜,尸身会成一副什么模样。

    皇帝与他们所想的癫狂不同,而是在听到之时,静默了一瞬,胸膛起伏了几下,提步走了过去。

    那具被抬出的凤体。

    满是泥泞,若非是从凤撵中抬出来的尸体,若非穿着耀眼的宫裙,谁能辨认出曾经风华绝代的皇后娘娘?

    只可怖的叫人见上一眼都要留下一辈子的梦魇。

    寒冷顺着赵玄的四肢躯体往骨头缝里钻去。

    他顶着千疮百孔的躯壳,顶着万箭穿心的疼痛,一步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

    一双无形的大手,将他推往那处。

    他眼中涌现炽热、疯狂的情绪,低头咳嗽了起来,仿佛要将肺腑都给咳出来。

    一段路屡次停下脚步,断断续续走了不知多久。

    他推开身后宫人为他披上的大氅,浑身湿透的站在雨水里,浑浊肮脏的雨水顺着他俊挺的轮廓滑落,一滴滴自鼻尖、下颚滴落。

    落在脚下一片狼藉里。

    她很乖,乖巧的蜷缩着一动未动,尸身是从巨石之下被抬出来的,在湿泥中泡了整整六日,如今更是触目惊心,身体歪斜扭曲的叫人不敢直视,估计浑身没有一处完好的骨头。

    饶是才追随皇帝从云间平叛回来见惯了血腥的一众将领,都有些忍不住这种可怖,纷纷侧过了头去。

    李近麟八尺大汉,见到如今这具尸身,也染上了哭腔,不忍直视。

    几乎是全部人都觉得皇帝继续看下去恐怕要发疯了去,哭着跪地磕头:“陛下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娘娘若是在天有灵,也不愿......见到您这般伤痛,让娘娘入土为安吧......”

    赵玄不言不语。

    他垂眸,不顾地上肮脏微微倾身将尸身抱进怀里,可似乎是早失了力气,高大的身姿如何也抱不起那娇小的尸身。

    他干脆于她同坐在泥水之中,寻了一方薄薄的丝帕,一点点擦去尸体面上泥污,动作轻柔而缓慢,似乎是怕吵醒了睡梦中的某人。

    他不信是她。

    可等擦完了一整张脸,露出的皆是被碎石割裂深可见骨皮肉外翻的脸皮。

    赵玄慢慢地停下了动作。

    连日来的疲惫席卷了他,他轻咳了两声,压住了胸腔一股浓烈的气血翻涌和眼眶的酸涩泪意。

    叫他忽然想继续睡下去,就在这泥水里沉睡下去,至少宝儿可以出现在他的梦里。

    他强撑起来,斥退了众人,李近麟不敢离得近,只隔着几十米不远不近的看着。

    主子太镇定,倒不是说主子不该镇定,相反这才是李近麟往日里认识的那位君主。

    只是在对于皇后娘娘一事上,这位主子总是格外在意的。

    如今这般倒是镇定的叫他心头发毛。仿佛又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你这个小骗子,又想捉弄朕......叫朕给你擦干净,看看是不是你......”

    李近麟听见皇帝声音含笑着说,仿佛笃定那尸体是假的。

    哪怕人的尸身摆在了他面前,哪怕那凤尾裙是皇后的规制,陛下仍是不信那是皇后。

    所有人都信了,只陛下仍执拗的不肯相信。

    李近麟怕了,他见皇帝一点点脱去尸身的衣袍,他顿时不敢继续看下去,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忙低下了头。

    不一会儿就见皇帝抱着尸身往营帐走去,平静看了他一眼,道:“召善缝合的医官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2-31 23:02:42~2022-01-01 22:12: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urple 5瓶;27656146、夜晚的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