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80章 第 80 章 第(1/1)分页

第80章 第 80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乾坤一片暗色, 云间苍穹布满阴霾,明黄绣着十二龙戏珠殷红底纹象征帝王的旗帜落往云间,京师铁骑迅速围攻而至。

    广陵王多年苦心经营, 每年上供都找寻借口推拒回朝, 为的便是如今这日。

    他甫一出世父皇便赐给他最富饶的广陵, 只可惜父皇去的早, 否则他为何才仅仅只是一个郡王爵?堂堂皇子仅封了个郡王。

    数年谋算,一朝高举反旗, 天子就这般火速亲率铁骑群拥而至。

    三日苦战,胜败毫无悬念。

    广陵王战败后如此近距离的见到令他部下闻风丧胆, 仅仅三日就丢盔弃甲的京师铁骑。

    赵玄头戴帝王金冠, 身着玄铠, 佩天子剑, 身姿挺拔立于战马之上, 神情冷漠, 眸光之中泛着杀意。

    广陵郡王逆着光,微微眯着双眸,见到了万军之中如同一堵高山, 不可攀越过去的高山的圣上, 大齐万民的天子,他的皇兄。

    整整七年未见, 圣上姿容未改,气质却更显清冷沉稳。

    云间的天仍是那般冷, 比起临安也不遑多让。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掩盖住了广陵郡王的所有视线。

    他的信念在见到陛下的那一刻轰然倒塌。

    那是自小的恐惧与绝望,是压在他胸口多年的巨石,他再没力气站起来。

    他躲过了十多年前那场腥风血雨, 本就该安安分分在这处封地了却残生,这本也是皇兄给他的一次机会。

    可他失去了。

    叫他再次见到了一场比当年更叫人闻风丧胆,血溅三尺的地狱场景,他引以为傲的部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他的好皇兄居高临下,以睥睨天下之姿,眉宇平静地问他:“当年已放你一条生路,为何要不自量力?”

    是......为何不自量力?

    起兵造反仅仅三十二日,恐怕他造反的消息还未传回京城,陛下就已经亲率京师动身平叛而来。

    不然如何解释来的这般快?

    仅仅三十二日,这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平叛速度......

    前来捉拿他的将领之一还是他的妻兄,他活的就是一个笑话。

    “陛下能否赐臣弟全尸?”广陵郡王面上并无惆怅之色,似乎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不畏惧死亡,却也想保留最后一丝体面。

    赵玄并不跟他说话,见他已束手就擒,丢了缰绳往外走提步走去,只落下一句:“依法处置。”

    依法处置......那便是剐刑......

    饶是广陵郡王早有准备,面色仍是更苍白了几分。

    其妻兄秦海见状上前几步,面带厌恶之色,却还记得吩咐人拿来笔墨,催促广陵郡王:“快些写下放妻书,回头叫我妹妹重新嫁人......”

    广陵王顺从的接过,无悲无喜,跪在满是尘土的地上写起放妻书来,他一门心思都放在权势之上,并无儿女情长。

    与王妃同床共枕几年,仍是陌生人一般和平相处,对待这个沉默寡言的王妃,广陵郡王对她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许久以前刚与他成婚时。

    他才写完放妻书,便见妻兄身后亲卫追随他耳语。

    秦海听完,红了眼眶,上前接过他的放妻书嫌恶的丢往了地上。

    “晚了晚了,我妹妹昨日就已投江自尽!都是你这个贼人害的!”

    他们家世代忠良,婉婉虽是女子之身,品行也不差他们分毫。

    广陵王造反瞒着王妃,报信之人说王妃昨日得知夫君造反,当夜便投香江自尽。

    广陵郡王怔了许久。

    云间仍是滴水成冰,满地白雪覆盖。那个印象中柔顺谦和、沉默寡言,成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王妃,竟有这般骨气。

    呵,如今看来,最窝囊懦弱的人竟是自己......

    ***

    这年初春许多事似是一齐而来。

    车渠反叛,再往后陛下离京,政事便交由几位阁老抚政大臣操劳。

    即将到来的春闱倒是没有因此搁置,叫众位朝臣忙的头疼。

    数之不尽的仕子经过重重考验赶赴上京,京城沿途热闹纷纷,就没有平息过一日。

    白日里梁王世子携着世子妃往太后宫里请安,被太后问道世子妃的孕事。

    说起那鲁王世子妃才入的门,隔月就传出了好消息,要是个男嗣,便是小一辈第一人。身份上占了一个长字,日后也比同辈尊贵上不少。

    林良训听了面如死灰,讷讷不敢回话。太后眼光老辣之人自然有所察觉,正待细问,梁王世子倒是接过了话茬,替林良训解围。

    太后只以为梁王世子替林良训说话,拧眉斥责起来:“一个两个,都出了情种不成?成婚这么多年不见有孕,梁王妃也不管管?果真是继母,半点不知道操心。到是要麻烦起哀家来管,林氏你也该停那些妾室的避子汤药了。”

    太后往年并不急,觉得说那些过继之事为时尚早,真过继怎么也是自己的亲孙子。

    可今时不同往日,陛下跟她母子关系冷淡,偏偏那鲁王唐王,还有那几个早早远离京城的藩王,平日里默不作声瞧着对皇位没有半点意思,结果不声不响孩子生个不停。

    还各个都藏得严实,消息传来宫里她才知晓。

    若是皇帝真有过继这个想法,梁王世子本就亏在年岁上,也该拼个后嗣多一分权重。

    林良训神情僵硬,却不敢乱答话。

    世子笑容微顿,随意寒暄了几句二人便出了宫。

    路上世子妃唤停了马车,轿子往金银楼下停靠,夫妻二人感情极好,一同进入金银楼去买首饰。

    林良训素来爱好这等绫罗绸缎,珠宝玉石,一逛逛了许久。

    梁王世子却转身去了隔间,便见一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人,面部僵硬,留着山羊胡,背对他而立。

    梁王世子撩了衣袍竟然直接拜了下去。

    “先生终于肯来一见!”

    那位先生一动未动,仿佛被天潢贵胄下跪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

    也正是这幅镇静模样,叫梁王世子对他更信服了几分。

    他屡次被眼前之人相助,拔除掉了许多身侧的眼线,更扫清了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名,暗地里也得了一些京中的人脉。

    圣人前些年清修,不犯杀戮,更仁慈起来。对皇亲多次法外开恩,便是武台案都轻拿轻放。

    许多人都忍不住心思乱了起来,梁王府跟着犯下不少恶事,他自然不能避免,怎知忽的圣人又开始大肆肃清朝纲起来。

    将轻拿轻放的武台案又下令彻查,不知牵连进去了多少人,而只有他在三司多次巡查,仍清白自保,便是眼前之人屡次对他通风报信。

    说是对他有再造之恩的恩公也不为过。

    如今恩公亲自来见他,所谓何事?

    “你又犯下死罪了。”

    恩公声音沙哑,见他直接劈头盖脸的来了这么一句。

    “先生......”梁王世子听他这么一说,瞬间后背升起一层冷汗。

    “世子可知陛下往云间去了?”

    “......”梁王世子自然知到了一些,却不能说出来,不然便是坐实了自己也不干净。

    “广陵王通敌,派人往车渠私议,允诺他日得皇位,将割十三座城池给车渠,且与车渠永葆兄弟国,还在云间私自铸造铁器,屯兵买马起兵造反,陛下得了消息亲自前往平叛,这会儿早应该已经尘埃落定,世子觉得陛下会如何处置广陵王?”

    他还知,这位广陵王不过是名声大,早早被皇帝派人监视着,能做成什么事?

    甫一暴露,天子率兵亲自去平叛,据传没几日便活捉了他,命人活剐了他,三千七百余刀,活活剐了三日,最后一刀才叫他死。

    梁王世子强作镇定,全身早如坠冰窖,却仍迫使自己镇定下来,半信半疑问他:“先生从何得来的消息?云间离临安快马加鞭也需十日,哪怕是飞鸽传书也不见有这般快......”

    先生笑而不语。

    倒是梁王世子先沉不住气,因为他知晓,此人似乎有未卜先知的神力,三番两次搭救自己,不然他们梁王府只怕死的比广陵王更早。

    他如何能不信他?

    “世子猜,陛下知不知晓你与梁王父子狼狈为奸的事?”

    梁王世子听到用狼狈为奸这个词形容他父子二人,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心中生了激愤被他强压了下来。

    旁人都以为他与他父亲截然不同,他青出于蓝,只他自己清楚,梁王雄才伟略,如何输自己这个儿子?

    沉溺酒色也只是半真半假罢了。

    他冷静下来,知晓先生说这话定然是清楚自己府邸之事,当即俯身再拜。

    “先生救我,他日我若为高官主,对先生必定无有不应,可效仿前朝永乐帝,与先生共分天下!”

    话还未曾说完,那先生淡笑一声,嗤笑他倒是谈不上,但总有几分忽略不得的轻视。

    “如何救你?世子能一呼万应?陛下御极二十载,制下暗卫无孔不入,更有十二卫百万兵马拥护左右。而反观你,陛下早已离京,你来见我都得拿世子妃做借口,偷偷摸摸前来......”

    此话如同一桶冰水自他头上整桶浇落,鄙视、屈辱、自贱,多种情绪充斥了他的五脏。

    梁王世子幽幽笑了起来。

    “先生说的好听,你如何能知晓我的屈辱与不甘?都说陛下仁慈,可谁又知晓那不过是老翁钓鱼,多撒些鱼饵不动如山,好叫我们群拥而至罢了。我们这些天潢贵胄,看似高高在上,其实不过是他拿来逗趣的鱼儿,叫我们活着全了他的名声,却又不放心我们活在水域,处处派人监视......这便是天子!”

    他哪怕知晓圣上并非表面那般心性,更深知他的欲擒故纵,可不也耐不住被鱼饵诱住,心甘情愿的上了鱼钩。

    若将天下为饵,谁又能禁得住诱惑?

    笑着笑着,梁王世子看着面前的先生,眼里飘过悠渺的光影,更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他伸出手,轻轻贴上冰凉的桌面,好叫着桌面上的温度减缓他的燥意。

    “我与先生推心置腹,更是无有半点隐瞒,指望先生指一条明路,先生乃不世奇才,料事如神,必定有法子救我于危难之中。”

    那先生眼中古井无波:“我若不帮你,只怕今日也走不出这个门。”

    梁王世子不答话,便是默认了。

    事到如今,他像是一只冰冷无耻的孤魂野鬼,总一人游荡在这世间,明明活得艰辛,却仍苟延残喘,所图甚大。

    所图甚大,究竟是他自己在为自己的委曲求全贪生怕死找寻借口,还是旁的,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不知何时,他想起了阿萝那句话,回头吧,世子。

    回头?

    真是单纯的姑娘,开弓尚且没有回头箭,他已经这般了,如何还能回了头?

    他有什么可回头的?

    他的人生,早已一败涂地,他活在肮脏的淤泥之中,与肮脏的人为伴,他从不见救赎。

    可悲的是,他早失去了常人该有的喜怒哀乐。

    先生被人威胁,却并不生气,反而真为梁王世子细细思量起来:“您可是再无退路,唯有一搏。眼下陛下远在云间,来往返总需时日,车渠那边不日抵达的噩耗更会拖延住陛下脚步,陛下想必更分身乏术。世子,这般看来天道都在相助与你。”

    “如何来得及,能拖延几日?你以为那般容易起势?京中全是皇叔的人,我起事谈何容易?换来的只有死路一条。”

    梁王世子并非愚笨之人,他自知自己斤两,若是前些时日还有些想法,自广陵郡王一事后,他更是清楚自己与陛下之间的差距。

    他想要推翻之人,是当年那位群狼环伺之下登基,尚且能斩杀外戚权臣,在世家禁锢之下收复皇权的少年天子。

    如今......真龙更是早已御极二十载。

    可......横竖都是死路一条,何不放手一搏?

    昏暗中梁王世子胸腔起伏不定,对于谋反这个词,泛起深深的恐惧。

    既然敢抱着那等想法,必定是不怕死的,他梦魇之中,那些遭活剐,遭腰斩的罪犯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彼时他才六岁,便没了母亲。

    梁王把他抱到刑场上非得去叫他看那些被他皇叔处斩的人。

    那里面有他的舅公,有他的表兄,还有他的亲舅舅。

    梁王在他耳边声音若飘絮一般,悠悠散散飘忽不定:“仔细瞪大眼睛看着。”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案边的人笑了笑,一双漆黑的眸中闪过许多莫名的叫人看不懂的情绪,幽幽开口为他出谋划策:“有一人握在手里,可保世子一命。”

    梁王世子听闻这话,手指无意识的抵着前方桌案,手指用力太过,指节发白不见一丝血色。

    梁王世子眼看那人沾了面前茶水,往桌上款款落下字迹。

    随着一个个字迹落下,梁王世子的脸色差到极点,说是惨白也不为过,只觉得这人是在痴人说梦!

    ***

    初春时节,今年的春日格外奇怪,仿佛是要将去年一直没落下的雨水一块儿落下。

    夜里雨声潺潺,宫人们关紧了门窗,雨滴一滴滴垂落,滴答滴答响了一夜。

    梦里的舅舅这场战役中浑身是血,身中剧毒。

    她在京中日盼夜盼,却只盼来了一具棺材被抬回了京城。

    外祖母得知舅舅病逝的消息,也随着染病,她仓皇之下赶回江都,却连外祖母最后一面也未曾见到。

    玉照被惊醒,吓出了浑身的冷汗。

    习惯性的往床侧滚过去,却摸了一个空。

    床上只她一个人。

    道长已经离开整整十五日了,说好的最多还有五日就能回来。

    开头几日她还收到过道长的书信,后边连只言片语的书信也未曾收到。

    究竟是事情太过忙碌,忙碌到连给她写一封信的时间都没有......

    还是道长出了什么事儿呢?

    玉照有些忍耐不住,不敢想下去,将头埋进被子里小声的哭泣起来。

    她害怕,却不敢跟旁人说上一句话,唯恐别人觉得她是在杞人忧天。

    她忧心道长,更忧心舅舅,早上起来便染了风寒,虽不严重,却时常咳嗽。宫人还没担心起来,她自己倒是紧张起来,吃药也更不用旁人催促,眉头也不皱一下,便将一碗碗的汤药喝了进去。

    这日她喝完了药,风寒也好的差不多了,无所事事正欲接着睡到天黑,慕容尚宫便过来说亲蚕礼的事儿。

    往日亲蚕礼总选在阳光明媚的正春,今年日日下雨,倒是不好择日子。

    慕容尚宫手上端着一个小册子,上面写着两个钦天监算出来的好日子递给玉照看。

    “今年雨水多,日子不好定,钦天监的推算三日之后是个晴日,拿过来叫娘娘过目一下,若是那日娘娘不便,便推倒日后。”

    玉照对此倒是不置可否。

    三日之后......

    玉照也不是悲春伤秋之人,有了正经事,便将烦恼都放到了一边儿,认真起亲蚕礼的事儿。

    除了她还有许多命妇都去,左右也不会闲得慌,这等亲蚕礼便是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祭先蚕、躬桑、献茧缫丝的,往年办得盛大,倒是今年前边儿打仗,又是暴雨,路面都不好走,便简单办了。

    等那日仪仗摆开,她与几位内命妇乘着轿撵过去。

    礼坛设立于行宫,坛方四丈,高四尺,上铺京砖,周边围以白石,南面立有鼎式香炉,东、西、北三面植有桑树。坛的左近还建有先蚕神殿、亲蚕殿、具服殿、宰牲亭、神厨、神库、桑园、蚕室、茧馆、织室、配殿等,坛殿外环宫墙。

    按照过程一应走过,倒是简单的很。玉照由礼官带着一块儿行完,日暮时分便由禁军护着返回宫里去。

    去不敢巧,回去时本来都出了太阳的天,又下起了滂沱大雨。

    这场雨来的十分凶猛,由小到大,几乎是眨眼之间。

    雷声响过,天空如同裂开了一道口子,滂沱大雨,沿着裂口不断坠落。

    远方山上黄石泥水滚滚而下,众人远远便亲眼见到这一幕。

    “前方有危险!护送娘娘退回行宫去——”

    立刻有禁军在马车外声嘶力竭的喊着。

    马车隔不了声音,玉照听得真切,车壁越来越晃荡,玉照的发髻都有些散乱,她打开车帘,见到外边一副山崩地裂的景象,面色有些发白。

    李近麟一路纵马跟在她马车外,见状过来安慰她道:“娘娘且安心,我们不是山脚下,离着还有一段距离,早日退回行宫等路稳了再走便是。”

    千名禁卫,总不能叫主子娘娘出了差错。

    忽的,远处传来一阵女子的尖叫,高昂凄厉的叫人头皮发麻。

    “县主.....县主吐血了......”

    “快传太医!”

    今日只来了一位县主,便是重华长公主的女儿新安县主。

    如今不知是怎么了,竟然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前边儿闹的沸沸扬扬,路本就狭窄,如今新安县主的马车半天不见移动,许多人往一处堵着,倒是严严实实堵住了返回的路。

    李近麟面色一变,吩咐车外几人保护着主子安全,自己纵马前往过去。

    玉照也换人去引着自己身边的太医过去给新安县主看看,无缘无故的,为何会吐血?别不是中了毒。

    她瞧着外边乱成一段,心跟着跳的厉害,不想继续看下去,连忙放下了帘子,外边越看越是叫人心急。

    关上帘子不久,玉照只觉得头晕,想掀开帘子手臂总觉得软绵绵的,她只以为这是晕车了。

    见雪柳还不知所觉捣鼓着香,便连忙对她说:“快帮我掀开帘子,里头闷死了。”

    玉照觉得雪柳今日有些奇怪,闷闷的不说话,她都难受成这般了,雪柳似乎也不知晓。

    雪柳忽的抬头看了眼玉照,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应了声。

    声音说不出的沉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2-30 23:02:37~2021-12-31 23:02: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玐玐是bxg、鲨鱼辣椒、ixisi、随心意 5瓶;悠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