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30章 第30章江都王就一个甥女,便是…… 第(1/1)分页

第30章 第30章江都王就一个甥女,便是……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临安皇城, 天子脚下,处处精雕玉砌,繁华至极。

    玉照撩着帘子满是兴趣, 往外头,路两边行肆林立,楼数不胜数,更空中走廊,与街对侧楼相连, 凌空的栈道上时不时走过一群锦衣华服的娘子, 郎君。

    街上人『潮』熙熙攘攘, 车水马龙, 她见到几个异国商贩带着两个异域美姬, 金发碧眸, 穿的衣服单薄, 甚至整个腰间都『裸』『露』外, 一切都惹的玉照暗自惊奇。

    如玉照明懿这般两个姑娘一块儿出行的,西市也数不胜数。

    许多姑娘穿着袅娜,两两走于街边旗下,或是怀抱着绫罗, 或是手拿团扇半遮玉容,鬓角簪着硕大的芙蓉花, 芙蓉也不及她们这群年岁正好的小娘子们漂亮。

    明懿待她寻了家瞧着干净明堂的沿街食肆, 地方不大, 客人却颇多。

    她们二人虽衣着锦绣,玉照垂头半遮着面,食肆堂客中并不显别致。

    这家食肆,便是王明懿屡次赞不绝口说要带玉照来的那一家。

    “小二, 来两碗火腿虾皮汤底乌鱼馅儿的馄饨,再给上个你们食肆的招牌菜,墨鱼馎饦、胡麻粥,都来一份。”王明懿朗声点菜,说到吃的,她虽不像玉照那般精细挑剔,却比玉照见识的太多,回京年,皇城大大小小食肆,都被她吃了个遍。

    些徒虚名的,王明懿只吃一次便不会再来,这家早点铺子,却是真材实料。

    板原是岭南人士,后来入京了某家王府做厨子,擅长烹海鲜,一招保存海鲜的诀窍。后来没两个月被王府给辞退了,原因是王爷吃了他做的菜,腹泻不止,怀疑这厮下毒。

    这板却不是个好脾『性』,即直接说道王爷,说他是吃不惯海鲜,吃不得好的,一吃海鲜就腹泻,同是岭南出的王妃替他求了情,才平安放了他出来。

    如此这件趣事,竟皇城广为流传,后来这人便借着这股风,京城开起了食肆来,生意红火的不得了,许多达官贵人都慕名前来吃这独特的美味佳肴。

    玉照体弱,可胃却不弱,她贪食,以往只要是听说好吃的都要尝尝,海鲜是她每日都要食的,油煎炖煮,千种吃法,不存吃不惯这种说法。

    等菜上齐了,玉照不与王明懿说,只管埋头吃了起来。

    混沌皮儿薄馅厚,馅儿调制的爽滑鲜美,里头包整颗的虾仁和干贝,一口咬下汁水口舌间打转儿,再喝上两口火腿虾仁儿熬制的汤,叫人好吃的恨不得把舌头吞进。

    王明懿笑着道:“好吃吧?我第一次吃,吃了二碗馄饨,把汤汁都喝干净了,要不是周围人多,我指还再点上一碗。”

    忽的玉照听到后边一道朗声响起:“这家的秘制招牌不于那些菜式,而是桌面上的那盏胡麻油。”

    玉照回头向说的方向,不远处长凳上不知何时坐下个穿着鸦青『色』官服,腰上挎着长刀,脚上瞪着胡靴的男子,眉飞入鬓,鼻若悬梁,不是魏国公还是谁?

    魏国公这副打扮,俨是没吃早饭,草草吃了要往官署。

    王明懿放下调羹,对玉照赞同道:“这位兄台说的不错,你不防尝一尝这胡麻油,合着汤汁胡饼一起吃都是绝配。”

    玉照面『露』假笑,反嘴讥道:“我不喜欢这吃,这油着就叫人心里不舒服,膈应的慌。”

    王明懿觉得好笑,宝儿的胡搅蛮横,一点不变:“你吃过不曾?人都不可貌相,更何况油呢?都是油,怎就叫人不舒服了?你平素难不成不吃油的?”

    “许是个人口味不同吧。”玉照假惺惺道,站起来端着碗挪了个位置,转将后背给了顾升。

    顾升见此无奈,只得苦笑,两人不该再纠缠,可方才听见大姑娘的声音,他立刻寻声了过,脱口而出那句,说完他也十后悔。

    王明懿眉『毛』抽动,狐疑:“你干嘛啊你?”

    玉照用嘴型示意她,咬字极重:“退我婚的前——未婚夫——”

    王明懿震惊的多了顾升两眼,亏得她刚刚还夸赞来着,还觉得这位兄台生的不错,人品也不错来着。

    “我的错,早知道就不搭理他。”

    玉照更不明白,两人都退婚了,他见到自己不应该扭头就走吗?为何还要跟自己搭?

    难不成是着夫妻做不出做朋友?日后他会朝自己的妻儿介绍:这是我的好友,虽不如嫣儿一般青梅竹马,却也是从小亲的......

    她满肚子的胡思『乱』间,脚被什碰了一下,软软的,玉照吓了一跳。连忙低头顺着方桌与椅子间的缝隙下,原来是她虚惊一场。

    地上蜷缩着一只小狗儿,浑脏兮兮的。

    小狗儿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盯着玉照,见她凑近竟也不害怕,『毛』茸茸的嘴间依稀见晶莹剔透的口水,玉照再自己脚尖,顿时明白了。

    这小狗儿闻着味道馋了,口水滴她一脚的,偏偏这狗还自作多情的『舔』干净自己流下来的口水。

    桌上的王明懿奇怪,眼前人吃着饭就蹲下了。

    玉照将碗里剩下的一个馄饨丢到地上,对它“啧啧啧”,这小狗儿虽脏,可却『奶』胖『奶』胖的,迈着四只小短腿趴了那颗馄饨面前,嗅了嗅,后一口吞了。

    过了会儿,又吧唧吧唧嘴,把馄饨皮吐出来。

    呵,这家伙只吃馅儿不吃皮。

    玉照惊奇道:“暧,这狗儿竟还会挑嘴!”

    王明懿见状哭笑不得:“恐怕是成天蹲这附近吃旁人给的,给的人多了,就挑了。”

    过往的熟客瞧见了,也跟道:“这狗儿才满月没几日,母狗生它天就被过往的马车压死了,七只小狗就这街道上住下了,另外六个被人捡了回养,就剩下这只四蹄雪白的没人要。这条街混吃混喝,客人往地上撒一把瓜子,它还会嗑瓜子呢。”

    前半段叫玉照觉得自己跟这狗同病相怜,后半段可把两人给逗乐了,二人对视一眼,捧腹大笑。

    笑完玉照又开始可怜它:“这可怜可爱的小家伙竟也没人要.......”

    王明懿也心酸道:“四蹄雪白的狗,被视作不详,说是给死人披麻戴孝,些人忌讳也正常,好这狗应该是不缺吃喝的。”

    玉照蹲下一把抱起小狗儿,这小狗儿半点不怕她,见被抱起,四下探着头张望,似乎对这个度十好奇。

    玉照对着它笑:“你吃了我的东西,从此就是我的狗了。”

    ***

    烈日似一轮金盘,悬于苍穹之上。

    安仁坊的暗卫首次现于人前,骑马疾驰入了紫阳观。

    两名灰衣男子翻下马,朝着李近麟禀报:“大监,要事要报予陛下!”

    说的正是前日见信安侯府设宴,宴请江都王的事。

    这原是小事,陛下又不是真禁江都王的足,亲朋好友哪家喝酒也无伤大雅。

    不,不对!

    李近麟起,信安侯府不正是成大姑娘家吗?

    果,那两位暗卫说的就是此事。

    他被今早江都王府到的一幕惊的不清东南西北,此刻还是晕乎乎的。

    “大监,这...这恐怕大事不妙!属下们今早亲眼见到成大姑娘了江都王府,府门口就唤江都王为舅舅!千真万确!江都王竟是成大姑娘的舅父!”

    李近麟一下子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他半张着嘴,半天挤不出一个字,脸上『露』出不是是哭还是笑的表情来。

    本来陛下边这些人统统都要查过几遍,偏偏咱们这位陛下上了心,份对成大姑娘遮着瞒着,还怕外力干预适得其反破坏了两人的缘法,不允他们『插』手其中。

    连他往日也觉得成大姑娘只是一个顽皮漂亮的姑娘,家里还是京中侯门,出怎也算清贵,总不出差错。

    “江都王手下奇人多,我等怕离得近了会被发现,届时惹来江都王怀疑,便没敢靠近。”

    这群暗卫也各个狐狸,原本陛下边值好好的,忽被派了安仁坊,与那信安侯府抬头不见低头见,料便是陛下私心里叫他们顾着那位成大姑娘,可不做旁的。

    要是非要多管闲事走漏了陛下与成大姑娘的事儿......

    李近麟听了,也不禁迟疑片刻,立刻后怕道:“既如此,你们还是离的远一些,千万别叫江都王府发现了!“

    左右这些暗卫被派的用意也只李近麟知晓,成大姑娘整日来观里,时常天幕暗了才慢悠悠回府,陛下恐怕是怕晚上京中不太平,扰了成大姑娘,才派了人安仁坊一带守夜。

    “哎哎哎...你们说......这叫个什事儿?!”

    真是怕什来什,这姑娘竟是江都王的外甥女?

    平日里他料理天子近事物,还记得太后曾经企图将江都王的甥女纳入陛下后宫,被陛下严词拒绝,他离得近,自知道陛下日十气愤,陛下素来规行矩止,对于『乱』了辈的事,如何也做不出来。

    两个暗处盯梢的暗卫从没见过大监这幅可怖的神情,谁都不敢回,这会儿唯恐惹火上。

    知道这是件大事,李近鳞不敢耽搁,落下一句:“再此等着,容我回禀陛下再说。”

    .

    赵玄寻空翻外藩递来的奏折,却见李近麟喘着气进来。

    “何事?”

    李近麟苦笑着答:“是关于成大姑娘的家眷.....”

    赵玄听了关于玉照的任何事,眉目总会不自觉的舒展开来。

    他,若是侯府旁支偏房的姑娘,日后赐予她叔伯父兄爵位,总不叫她受了委屈。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任她是谁家的女儿,于自己而言没任何别。赵玄登基二十载,权势早已登极,如今倒是早已无所顾忌。

    若是没自己层难以言说的份,两人是不是早已过了六礼只等拜堂成亲了。

    “陛下,成姑娘乃是江都王的甥女,是已逝璞阳郡主与信安侯的长女。”李近麟将方才从暗卫那儿听来的事儿重新说了遍,说完,已不敢陛下神『色』。

    赵玄一听,神情停滞片刻,用一种极冷淡的语气问他:“江都王到底几个甥女?”

    李近麟心,这问题要不是他提前问过,他也答不上来。

    江都王就一个嫡亲长姐,得早,几个甥女?还就是您日拒绝的那个,哦对了,那日还亲自把她重新赐婚给魏国公的那个......

    毕竟这事儿他日也场,还牵扯了其中,心里忍不住百转千回。

    “回陛下的,江都王就一个甥女,便是信安侯府的成大姑娘了。”

    说起来,这位成大姑娘也算是系出名门,累簪缨,父族母族出上倒是挑不出一丝差错。

    可如今牵扯到了江都王进来,李近麟也拿不皇帝的主意了。

    以他对陛下的了解,知道了成大姑娘是江都王甥女恐怕会绝口不提起这段时间的荒唐事。

    陛下同成大姑娘之间,算来算最多也就是这一个多月的事,动了情意确实是真,可时日不久也是真。

    李近麟心中哀叹,好不容易了些结果,后嗣望,又出了这回事,天爷为何这般千番捉弄!

    赵玄眼睫颤了几颤,忽的抬手指腹『揉』起眉骨,瞧不见面上情绪。

    就李近麟以为他要避口不提这事之时,赵玄问他:“她今日了江都王府?不是说要过来的?”

    李近麟着陛下这副样子,倒是不像要放弃这段感情的。

    如此便好,只要您舍得下面子,江都王不同意又什用呢?

    他擦拭着面上的汗,陛下您还是要如何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吧......

    那日,可是您亲口拒绝了太后,说『乱』了辈,荒『淫』无道的。

    赵玄面无表情,眸『色』深暗,伸手摩挲着手上的白玉扳指,须臾间外边风声吹的帘幔摇晃,他心中比这帘幔更『乱』。

    他坐回榻上,须臾间已平复了情绪,目光慢慢缓和下来。

    他乃天子,宝儿是穆从羲的外甥女又如何,他未娶她未嫁,谁敢不同意?

    ***

    玉照吃完立即抛弃了王明懿,与她道扬镳之后赶了紫阳观中,远远便见到道长负手立于窗前,望着窗外,不声不响。

    若非玉照手上抱着小狗,她要从背后吓唬他一下。

    “道长道长......”

    赵玄姿势一动未动,没回头。

    玉照腾不出来手,便只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的直挺的后背:“回头来嘛,我带了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