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46章 第46章罪人不可姑息 第(1/1)分页

第46章 第46章罪人不可姑息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老夫人与林氏辞别太宫里, 身跟着几位永安宫里跟随来的官内侍,手上皆捧着太赐下的赏赐,言语二人更是毕恭毕敬。

    了永安宫老夫人在阶上驻足了片刻, 欲言又止。

    太殿里官立刻上前笑道:“软轿已经备好,我等送老夫人与侯夫人宫,太还要留姑娘说会儿话,晚些定然会派人送姑娘回府的。”

    得太宫里人如此恭维看着,老夫人自然见好就收, 知晓这群人也不是看面子的, 蔼笑道:“劳烦诸位大人了。”

    若说老夫人原先还提着一颗, 自那句凤引金声之, 着实不敢置信, 颇有些浑浑噩噩。

    在看来, 圣上宫空置, 更子嗣, 不拘着位份,若能得封个婕妤世『妇』已经是造化,得了宠爱便一飞冲天,不得宠爱也能一熬着资历, 宫独一份儿也不至于差到哪儿去。

    宫资历有谁不是一熬上去的,如今的太娘娘, 又是等尊贵?身公爵府邸嫡儿, 入宫时还不是仅仅只封了婕妤, 来生了重华公主与梁王,数十才升到贵妃。

    这如今......

    太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叫照丫头入宫做皇娘娘啊......

    老夫人这会儿也精明了不少,诏书没下来, 面上连一点喜意都不敢外『露』,也是太过匪夷所思,没落着实处,总叫惴惴不安。

    入了马车里,林氏再也忍不住,急得声音都变了调,“母亲!太那般说......莫不是大姑娘是要入宫了?母亲可知是个什位份?”

    太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摆明的意思,偏偏不肯相信。林氏想起今早入宫前侯爷与老夫人的低语,当时见着了底便知不妙,真是可笑至极,自己同床共枕十几载的丈夫,竟然还设防自己,什都不告诉自己,叫自己今入宫一头黑,『摸』不着头脑。

    险些闹笑话来。

    思及此处,林氏下发堵,更是六神主。

    原先一切计量的好好的,最开始时若是玉照真顺利进了宫,林氏倒还真有几分兴。一来给自己儿腾了位置,二来也能帮衬着府邸。

    如今可不会再这般觉得了,大姑娘是个养不熟的,且已经跟生了龃龉,与嫣儿恪儿的情分更是冷淡,指望能入宫帮自己儿?

    不害自己儿就不错了!

    林氏反复思量,却不知到底是哪一步了错。

    老夫人瞧了眼林氏眼急了火星,却又故作镇定的样子,下生厌烦,闭目养神起来,不愿做答。

    “母亲......”

    “我能得了什消息?今拜见太,你不是一直都在一旁听着,太就差告诉我们,叫我们回府里等着旨意了,你难不成这话都听不来?”

    “儿媳听的明白太娘娘的意思,只是儿媳也是糊涂了,上次带大姑娘入宫拜见太时,记着陛下是觉得两人辈分不......这回太娘娘又改了口,倒叫我不知意了。”

    老夫人唏嘘了一声,林氏问的也是疑『惑』,但却不管这些,朝林氏暗自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不要我教你。你也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趁着旨意还没下来,照丫头还没入宫,好生跟相处,若要是再生事,别怪我饶不了你。”

    林氏是继母,到底没有血缘关系,大丫头若是不喜欢,远着便是。

    自己却是亲祖母,信安侯是的门头,府上叔伯兄弟姊妹才是大丫头立足宫的根本。

    总不能不亲近自己父亲叔伯,反而去亲近那外家舅舅去了。

    两人回了府里,却不见一同跟去的大姑娘回来,各房都围过来询问,老夫人只留了儿子到跟前说话,其他人一个未留。

    母子三人外加一个三房的老爷,从午商谈到了天幕,说的是口干舌燥,茶水都不知上了几回。

    侍入内小翼翼上前撤了化成水的冰,给众人续上茶水。

    “老夫人几位爷,侯夫人备了晚膳,差奴婢来问.......”

    侯夫人自个儿就亲自来前院问了十几趟,怕是晚上回去发现鞋跟子都磨破了。

    成侯匆匆打断的话,又问一遍:“大姑娘回府了不曾?”

    侍仍是方才的回答:“未曾。”

    老夫人语重朝他说:“我好歹活了这大把岁数,倒能看得来,照丫头你这个父亲还是有几分敬重的,那孩子是个好的,你待也该好些,儿家本就该娇惯着,偏偏还是个体弱的,别有事没事就责骂训斥!你待嫣儿如至少也该待如,大丫头是嫡,本就不该叫头的嫣儿越过去,不然搁谁里不难过?真是入了宫,你们父两个不知多久才能见一面......”

    说完竟然真的生了些眼泪来。

    那厢一直不声的三弟也劝成峤:“兄,这事儿我也有所听闻,往也不该我说,只是这为人父母,本就该一碗水端平,不患寡而患不均......”

    可如今在听了儿要入宫的头上才想起来弥补,未免太过谄媚,成峰自认为自己做不这事儿来,大哥恐怕也做不。

    “是啊......谁知呢......”成嵻则是讪讪笑,里头也替他大哥奈,前头生的头生的,养在外地的与养在身边的孩子,这要怎一碗水端平?

    成侯听了羞愧难当,也泛起恼怒来,他往训斥大儿,还不是听信了母亲与林氏的话?他成在官署,哪有时间管府邸的事儿?

    结果如今所有人都来怪他?当初怎不说?

    当初说这话他能叫受了委屈?

    他从不觉得自己偏爱玉嫣,要说论手手背,他玉照这个嫡的分量都是旁人法比拟的,更是多有愧疚,可怎到了旁人,就成了他过于偏爱玉嫣,多有责备大儿呢?

    他却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自以为是,自己的不敢面,早已偏离初衷太多,叫父二人越行越远。

    如今悔之晚矣,可又有什?

    廊外传来一阵匆促脚步声,外院的护卫竟跑来了内院。

    “侯爷,陛下驾临。”护卫又加了一句:“大姑娘也回来了......”

    几人不由得一震,连忙起身往外走去。

    天子上一次来信安侯府,还要往前数百了,那也是提前得了口信,全家早几沐浴焚香摆好了香案,拆掉门槛跪见的,怎会如今这般,人都到了,他们还没得到消息的?

    成侯朝侍从匆忙道:“立刻去大堂设香案,二弟三弟,你们随我去前院恭迎陛下。母亲立刻去叫眷,全都过去迎圣驾——”

    赵玄送玉照回信安侯府时,廊前跪了一群人,男眷跪在廊外两侧,眷跪在正堂内案。

    两人人前倒是不约而同的守礼的很,玉照是面子薄,赵玄恐怕更是如此,若是旨意还没下来两人便传了什来,到底不够盈满。

    玉照皱着鼻子,见此场景也不想上前,只隔得远絮絮叨叨:“今早天没亮我就起床了。”

    “赶紧回去睡个回笼觉。”

    “天都要黑了,还睡什回笼觉?”

    “我叫人把你的狗儿鸟儿都送来了,去看看?”

    “嗯,好,”玉照知晓自己不该留在这里,往院走去,还不忘回头问赵玄:“我舅舅到底什时候回来呢?”

    “派人去传旨了,宝儿再等几吧。”

    玉照这才满意的回院子去了。

    成峤见到此幕更是肯定了母亲方才说起来的话。母亲说瞧着太娘娘的意思,恐怕是要叫玉照入宫为。

    入宫为,而不是做妃嫔,这其差距甚大。纵然知道前路一不小便会粉身碎骨,成侯也耐不住思热切。

    他方才不信,如今见了却是下大定,满面红光。

    “臣信安侯参拜圣上——”

    赵玄目送玉照离开,“免礼,今忽造访侯府,倒是叫成侯劳烦了。”

    成峤见这次陛下前来,跟随侍卫倒是不多,似乎是不愿张扬。

    “岂敢岂敢,陛下前来臣府邸,倒叫府里蓬荜生辉。”

    赵玄步伐微动,直接着成侯道:“朕有要事与侯爷商谈,书房请。”

    这句话倒叫原本镇定了些的成峤又冒了一背的冷汗,他见陛下神情冷峻,目光深邃,压下头慌张,连忙换了个府上小厮在前边带路书房。

    夜『色』沉静,微风徐徐,却是风雨欲来。

    赵玄没跟成侯聊几句,吩咐了事关宝儿的,便起驾回宫。

    倒是成侯得知明下旨封的好消息,顿时喜望外,还未传令下去叫府上人预备明接旨事项,竟然紧接着陛下,府上又是来了尊大佛。

    大理寺卿亲自登门侯府,指着成侯的名头直接要找他谈话。

    大理寺卿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坏了府里上下,惊动了这位,到底是府上谁犯了十恶不赦的案子?

    成侯只好又去了书房跟这尊阎罗王谈话。

    “陈大人,不知......”

    阎罗王没空跟成侯废话,从袖口里拿一叠官文,还算客气的丢到了成侯手边,叮嘱他道:“侯爷是个聪明人,仔细看看你家夫人这些犯下的案子,再说说——”

    成侯面『色』一沉,慌忙拿过手里翻看,越看下去脸越黑,深觉丢人,到了最甚至不敢与大理寺卿视。

    “本侯真是不知林氏竟然犯下如此大错,陈大人,这......这究竟该如做?林氏犯下的也不是死罪,总不能真人拖去延尉杖打,这般当庭杖打,能不能活都不一定,咱们这些人家,总是要留些颜面的......”

    谁家里了去过监狱一趟的夫人,挨了杖的夫人,还能抬得起头来的?

    陈大人『摸』着胡须笑了声:“自然是不能真压去延尉狱,这传去你府上娘娘名声都要受影响,侯爷也别问本官怎做,您也是浮沉官场这些,难道不知要如做?您是有福气的,靠着未来娘娘的面子,倒是能饶了监狱里走一遭,可罪人不可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