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17章 第17章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扶住…… 第(1/1)分页

第17章 第17章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扶住……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这日除了父亲,就连甚少『露』面的二叔也一同出来了,二叔与父亲生的并不相似,二叔早早蓄起了山羊须,与成侯高谈阔论间总喜欢去『摸』那细长胡须,瞧着有几分沉闷古板。

    但玉照听说,这位二叔风流过甚,且处处留情,外室养了好几处,二叔母周氏的苦楚只能往肚子里咽。

    明月楼临江,轩窗之下入眼便是一排排颜『色』鲜艳,形如长龙的龙舟一字排列在江上。

    隔得远,依稀能听到鼓声阵阵,儿郎在船上虎啸龙『吟』,嘶声呐喊,势如破竹,各个都想争夺今年的头筹。

    好位置已经被成侯同二叔坐了去,玉照只能跑过去窗边站着看了会儿,若是同好姐妹一起,必然是有话聊得,可跟着几位长辈,气氛如何也热闹不起来。

    那厢龙舟赛事似乎有了结果,二叔有些激动,山羊胡都不禁颤抖了几下。

    玉照见了百无聊赖,跑回自己的位置上再吃了一盏果脯,一叠冰镇酸梅汤过后,忍不住升起了困意,早知是这般,她还不如自己去单玩儿。

    正想着要如何跟成侯说明退意,自己出去玩,却又怕他生气,旁人玉照不会在意,可她怕自己口无遮拦又惹了父亲生气。

    “母亲,我方才在楼下似乎瞧见了三表姐。”玉嫣小声朝着林氏说话。

    “你莫不是看错了?”林氏自然不相信,怀疑是女儿想出去玩编的胡话。

    成侯忍不住笑道:“这就坐不住了?想下去玩去了?”

    玉嫣朝成峤撒起娇来:“爹爹,女儿可不想看什么赛龙舟,都是一群满身臭汗的男人......”

    成侯见她这般娇俏的模样,哭笑不得。

    成恪也道:“我方才瞧见楼下有投壶的地儿,父亲,我跟大哥也想去玩。”

    成侯摆摆手道:“身边多带几个人,别跑远。”

    而后又看了眼玉照这边:“你想去也去吧,晚上都记得回来包厢用膳。”

    他自己也是少年时走过来的,如何不能体会年轻人的心情。

    玉照脸登时微微泛红,莹白的手捏着酒盏,将酒一饮而尽,当即朝众人告退带着雪雁出了包厢。

    ***

    明月楼中早已人山人海,楼下广场更是如此,宽阔的场地,光是投壶『射』柳,便设有几处,处处都堆满了人。

    中间台上十几个胡姬穿着鎏金石榴裙,随着琵琶鼓声交旋,裙摆旋出了花儿,围观群众尖声甚至高过了音律。

    观客中许多人戴着奇形怪状的面具,有的绘制的依稀能看出是个动物,更多是是铁面獠牙的罗刹,有说罗刹面恶心善,端午这日倒是适合佩戴。

    大约这种场合,皆不太适合以真面目示人。

    玉照头一次见到这般热闹的场景,瞬间去掉了方才的瞌睡,往女子多的那处挤过去,头上阳光穿过悬空长廊,直直照『射』下来,日头晒得厉害,身后人前仆后继推搡着她往前挤,她想停下来已经是不能。

    “姑娘!等等我——”

    雪雁在后面急的满脑门子汗,可这地方又不止她一人,谁会给她留出位置?很快两人就被人群越分越远。

    玉照身型小,靠着推力已经挤到了前面去。

    这处正是投壶,围观的人多,上场的却少之又少。

    只因此处的投壶,两人并投,投不中者便要饮下一杯果酒。

    此处又泰半都是女眷,酒量浅,所以用的是果酒,便是酒量浅的女眷也敢多喝上几杯,但投壶不容易,若是一直投不中,果酒也足够喝醉人了。

    是以大多数女郎们都在旁边含笑看着,都不愿意上场。

    倒是有几个能喝酒的姑娘方才上了场,没一会儿便气急败坏的下场。

    “宝儿?!宝儿!”耳边有人叫她。

    玉照脸『色』微变,匆忙回头看过去,一个姑娘奋力扒开人墙,拼命从人群中往外挤上来,可她人挤不出来,只能『露』个头和一只胳膊出来,拼命朝玉照挥手。

    “挤什么挤?”

    “对啊,就是,看个投壶有必要挤吗?都挤死了!”

    周围人本就一身火气,如今纷纷骂了起来,回头见是一个穿的漂亮的小娘子,倒是没好意思继续骂下去。

    那小娘子千辛万苦挤来了玉照身边,脸上不禁起了几分窘迫,远远见到了宝儿恨不得飞来她身边,来了又不知说些什么,毕竟当年,两人可是绝交了。

    “真的是你,远远看到有个人长得像你,就喊了一声,想不到真的是你......”

    玉照扭头,板着脸冷冷道:“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什么宝儿。”

    “不可能......”她才不信,明明长得跟小时候一个模样,连语气都一样。

    玉照当然认识这位姑娘,这姑娘姓王,闺名唤明懿,这便是她小时候唯一的玩伴,前几年两人闹翻了,不久后王明懿就随着她父亲升迁回了京城,两人再也没有往来。

    今日倒是恰巧撞见了,玉照不禁有些心塞。当年两人差不多一般高,如今王明懿却比小时候抽条了一大截,竟然长得比她要高了!

    可玉照不想理会她,见台上的小娘子下台,玉照连忙跑上去投壶。

    十米外立着一华壶,高两尺,盘腹修颈。

    玉照手上拿着羽箭眯起眼睛细细比划,身体前倾,丢了出去。

    一声脆响,羽箭正中了华壶中央,羽尾微颤。

    “好!中一箭!”

    “好好!”四处涌现喝彩声。

    投中一支,并不难,只不过人都是慕美的,玉照上场之际出『色』的容貌便引来注意。

    玉照体弱,不妨她有一颗热爱玩闹的心,马儿是不能骑的,她便酷爱投壶『射』箭这等不需要体力的技术,得了江都王手把手教导,玉照投壶的功夫,那是难逢敌手。

    她回头看王明懿一副震惊的样子,不禁得意起来。

    也开心了些,她朝她侧头:“你也上来,咱两对投!”

    王明懿见玉照竟然主动开口跟她说话,连忙屁颠颠的跑上台来投了一支,不出意料投偏了。

    她也不生气,乐呵呵接过侍女递过来的酒,喝了一杯。

    她顿时龇牙咧嘴。

    玉照笑的更开心了,与她二投,这次恰巧刮来一阵风,不出意外,两人都投偏了。

    “喝,端来给我喝。”玉照自然也不怕的,输人不输阵,人家能喝,她为何不能喝。

    只是她一喝,也同王明懿一般,皱起了眉头。

    京城人喝的果酒,同江都的区别甚大。玉照自小喝的果酒,花酿,往里边兑了百花密,与其说是酒不如说是糖水来的恰当。

    可这京中的果酒,半点不见甜,只有些果香,烈口的很。

    玉照一杯下去,脸随即泛起了一片酡红。

    两人一连投了十二支,玉照只偏了两支,王明懿偏了四支。

    玉照赢了。

    赢了自然是有奖励的,明月楼豪奢,对待获胜者的礼物,更是别出心裁。

    绘着十二生肖的面具,画工精湛,可随意挑选其中一种生肖。

    还有用五『色』金丝勾缠编制而成的玉龙、金粽、老虎。做工精湛,憨态可掬,她看一眼便喜欢上了。

    玉照当即决定:“我要这个。”

    方才那两杯果酒后劲十足,玉照瞧着昔日好友如今的陌生人、王明懿,她已经醉醉醺醺走路不稳,玉照摇摇脑袋,将昏沉散去。

    那边王明懿的侍女已经找到了她们,说起来这侍女也认识玉照,玉照被喝糊涂了的王明懿扯着袖子,不肯放她走。

    “别走!宝儿别走!”王明懿醉的厉害,毫无仪态的大喊大叫。

    那侍女也兴奋道:“竟然见到宝儿姑娘!”

    玉照从王明懿手里抽出了袖子,克制自己的情绪波动,对侍女摆手道:“你家姑娘喝醉了......快带她走。”

    玉照头也晕乎乎,她站在高台上四下找着雪雁,可这人山人海的,哪儿能找出来?

    才下了高台,又随着人群挤来挤去,她这身量,今日为了方便穿的还是平底绣履,压根儿看不着外边,很快就融入了人海。

    果酒的后劲儿大,玉照本就不是个能喝酒的,如今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脚底心儿跟踩在棉花上一般,软绵绵的。

    心口忽的有些闷痛,玉照眼角泛红,心里害怕起来,这么些人,不会把她心疾都给挤出来了吧......

    她奋力的往里吸着微薄空气,半晌不见好转,且痛的越发厉害,她捂着胸口,从袖口里找出贴身携带的『药』瓶。

    周边人一阵推搡,玉照酒醉,手本就不得劲儿,『药』瓶子咕咚咚的滚往了一边,她忍痛缓缓蹲下了去捡,哪知本来伸手就能拿到的『药』瓶,被人不知踢到了何处。

    霎时,玉照眼中鼓起了屈辱的泪水,无奈痛恨,强忍着抽痛,晕乎乎的弯腰四处去找,猝不及防撞上了不知哪位,整个人控制不住朝后倒去。

    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扶住了她细瘦的肩头,见她稳住,随后放开了她。

    玉照抬头,就见扶住她的男子身量非常高,如同一堵高挺的墙,挺拔修长。她奋力往上抬头,入目的是一张罗刹面具,那人低着头,面具下漆黑的眼正在看着她。

    玉照断断续续艰难的呼吸,口齿不清:“我...我......”

    面具男子手上拿着一只『药』瓶,正是她的。

    “你找这个?”

    玉照眨眨眼,努力辨认他手上的『药』瓶,艰难的点点头,只这一会儿功夫,她已经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手心忽的一凉,男子将『药』瓶递给了她掌心里。

    两人手指触碰之处,一股酥麻感传来,男子指腹轻颤了下,收回了手。

    那阵酥麻使得玉照回了些神,不顾自己的姿态如何,她跪坐在地上,打开『药』瓶艰难的往外倒着『药』丸,可病痛加之醉酒,她根本完不成这一项简单的动作。

    玉照感觉手里的『药』瓶又被人抽了过去,她慌张的想去抢回来,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她面前,掌中赫然放着一枚『药』丸。

    生命何其珍贵,特别是她这条母亲拿生命换来的命。

    玉照无暇顾及其他,当即捧着他的手,凑头过去他的掌心。

    苦涩,难闻的味道在鼻尖散开。

    玉照微张樱唇,湿漉漉的舌划过那人掌心,裹挟着那枚『药』丸艰难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