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40章 第40章如今是立后的关头上,打…… 第(1/1)分页

第40章 第40章如今是立后的关头上,打……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管事语落下, 圣上目光轻飘飘落在她二人身上。

    林良训霎时间觉得天崩地裂,她面上却秉持沉稳,陛下不叫起, 她们也不敢擅自起来,跪在冰凉地板上,这会儿倒是难得清醒。面带笑意僵硬,珠翠摇晃。

    “不不不......这老奴恐怕是误会了我意,我真是来备礼朝大姑娘赔罪!”

    梁王妃不比她那心九转十八弯媳『妇』儿, 却道这种场合要跟着林良训道说法, 她假笑着点:“良训所言不差, 是那老奴误会了我二人。”

    这梁王纳侧妃事, 本就是需遮掩事, 二人自然是说不直。

    林良训嘴皮子利索, 更是从不落人柄, 说其, 其他九便叫你猜,都能猜明,可若真要将她们原先再说遍,字里行间, 也确实没字是那意。

    舌无骨,却可诛心。

    直静默赵玄微眯起眼睛, 却是开口她二人:“你二人又是从何处听来消息?”

    他未曾光明正大发作梁王, 甚至之后禁口了诸多晓内情之人, 为便是叫这事儿无人晓,梁王自作自受,他却不想叫宝儿名声受损。

    这群女子是从何晓?

    林良训脸煞,额角往下渗着汗水, 她往日里再是胆大包天,也不敢朝着圣上撒谎。

    旁人不她却是道,世子爷常说,当朝各地遍布天子暗卫,看得见,看不见,若真想查你,连你半月前吃了什么都能调出来,昭狱更是传言,死人都能审讯出来......

    可她又如何能卖了她姑母?那般亲戚都没得做,没脸回娘家,日后出门都得惹出身腥。

    “是......是我......”林良训衡量片刻,心百转千回,总得冒死选,“是我误会了,上回听人说起大姑娘了紫阳观,又差人了,猜......猜到了些。”

    她也确实派人紫阳观查探过,这可不算欺君罔上。

    玉照才不信这女人鬼,这些时日她早忘了那件恶心事了,这群人非得上门来提醒她当日事,成心找她不痛快。

    说梁王自然不能为正妃,她个妙龄姑娘,个糟老子老『色』鬼做小老婆?还,是不是听她姑母说?

    她心恼火,却也想起桩好笑事来,那日道长岂非狠揍了顿自己亲兄长?早道就不该拦着,甚至要上前踹上两脚,那恶人,被打残了正正好。

    玉照这人本就不是个好脾『性』,以前在侯府四下孤立无援她尚且能凭己之力怼遍府邸上下,如今她了后台,还能怕了不成?

    她拉长了脸木然道:“我家管事误会了你二人意?也是,哪家正经人脸说出这种来?真不道臊得慌?怕别人以为是哑巴不成?这人还留着做什么?管事你不会直接轰出吗?”

    梁王妃觉自己脸被当众踩在脚下,做了十年王妃何曾这般受辱?

    林良训却能屈能伸,差对天发誓:“天地良心,这道理大姑娘也明,谁人敢说此不要脸啊?简直是黑了心肝烂了肠子!”

    管事遇到这死不认账人还能说什么?好在这场戏他看也算痛快,连忙堆着笑两位赔罪:“那可能是老奴听错了吧。”

    听错了...吧......

    玉照随意挥手,她来了身上,本就十不舒服,还被这两人恶心受气。她是连都不想多说,“管家送两位娘娘出吧。”

    说罢,十臭脸径直往后院了。

    两位金尊玉贵娘娘,登时气倒仰,可偏偏连半句不好都不敢说。

    因看似不掺和她们之中天子竟然提步跟了上,她二人并着众侍从如同被霜冻了般,没得句吩咐,也不是起身还是继续跪着。

    倒是好在李大监压低着嗓子,凉飕飕开口:“两位娘娘也别继续跪着了,先回王府吧。”

    这二人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手脚并用着从冰凉地上爬起,手脚虚浮,踉踉跄跄。

    若是陛下当场斥责她们还不叫人这般提心吊胆,可偏偏什么都没说,就像是铡刀立在二人上,不何时落下来。

    “李大监,今日这是如何了?陛下尽然如此轻简来了江都王府,倒是叫我二人些失态......”林良训自诩平素颇得宫中太后看中,李大监也得她薄面,因此敢探寻些来。

    李近麟『露』出副神秘莫测神情来,揣着袖子,凉凉剔了她二人眼。

    “这可就不容告世子妃了,大夏天日高,您二位回府歇着便是,何苦要到处跑呢?蝉都道要避暑了。”

    两人脸上,李近麟这指桑骂槐功夫,无人能及。

    夏蝉怎会怕热?日越高它们叫越欢畅。

    哪避暑了讲法,怕是被人嫌太聒噪,拿着竹竿子沾了。

    ***

    时节已至七月,赵玄仍如平日般,三更起,梳洗过后入两仪殿听朝,若要是朝中不得商谈或是商谈不完,又要请相公入紫宸殿午朝。

    今日陛下没留相公午朝,退朝后留了梁王世子。

    梁王世子见陛下并未宣他至紫宸殿,以为是口上叮嘱,想起父王近日所作为,略所。

    梁王世子擦了汗,匆匆了,却见皇叔龙撵出宫门片影。

    李大监堆着假笑走向梁王世子,梁王世子副好相貌,端稳从容,身绯红公服,瘦高瘦高,这相貌倒是似皇帝,是这无人敢明面说,暗地里却没少嘀咕。

    也因此,梁王世子附庸者甚多,比起其父过犹不及。

    他沉稳迈步走来,面上温和,十客气唤李近麟道:“李大内,敢皇叔找我何事?”

    李近麟对着这位倒是颇为恭敬,笑道:“陛下急事不便,唤我传世子。”

    梁王世子立即掀了袍子跪下,做出倾听姿势,半点不觉自己堂堂亲王世子对着个阉奴跪着何不妥。

    “陛下言,梁王府上女眷多胡作非为、蛮横无理之举,私扰官眷,败坏皇族声誉,叫世子爷别门心顾着朝中,修身齐家才是正道。您要是管不好,那宫里出手,到底面上难看。”

    李近麟深陛下待成大姑娘心,当日紫阳观之事这般消无声息,春风化雨,并非其他,是怕牵扯进了成大姑娘,着秋后罢了。

    如今是立后关上,打老鼠还怕伤了玉瓶。

    李近麟这,不止是十不客气,俨然是万不客气,就如同沉甸甸屎盆子直接扣到了世子上,甩出他身屎。

    梁王世子微怔了下,似乎不相信这是陛下亲口说出。

    宫里没娘娘,皇族女眷之首便是太后,那是他嫡亲祖母,还能不偏帮着他们梁王府不成?

    陛下怎会过女眷之事?纵然母妃妻子偶尔举动些逾越,却也是不敢胡作非为,如何传到皇叔耳中?

    又是什么事惹得皇叔主动来训斥他?

    他脸『色』青,时间想不通是哪里出了差错,十无辜朝着李近麟拱手,脸虚心好学:“李大监,你也别瞒着我,我这日忙起来连府邸都没回,是真不。可是我家女眷做出了什么惹皇叔发怒事?”

    李近麟也不瞒他,淡淡道:“世子爷不若回亲自王妃同世子妃,她们自是晓。奴才也说句僭越,这面上好管教芯子却难,非时半会儿能掰过来,若是又闹出事,陛下难免会觉得世子爷管不好后宅,对世子爷失望。世子爷若是忙起政事儿没时间管,便叫府里人盯着看着总不会出差错。”

    就差说那两个好好看着别事没事放出府了。

    梁王世子也不拖泥带水,听完直接转身出宫上了马车,入车内脸变得十阴沉,低着看着修长手掌,觉得手痒得厉害,朝马夫恶狠狠吩咐道:“快马加鞭我赶回府里!”

    甫入府,他副要吃人德行,叫人关了王府大门,冲着管事叫嚣:“王妃世子妃叫出来!群成日惹是非贱、『妇』!『淫』、『妇』!”

    众仆人吓得瑟瑟发抖,晓大事不妙,今日恐怕要闹翻了天,这位主子可没表面那般文雅温润。

    梁王世子外人面前不怎样,往日在府里对着梁王继妃还算客气,可这回却直呼贱、『妇』,『淫』、『妇』。

    这『淫』、『妇』,又是何来?

    哪怕是继母妻子,焉能如此作践辱骂?还是当庭辱骂?

    日后这两位在王府里还何颜面?

    过了会儿梁王妃世子妃各自被从院子里被请了出来,见继子、丈夫这幅德行,道大事不妙,瞒不住了,皆些面上瑟瑟讷讷不敢言。

    梁王世子不理会继母,禁直走到林良训面前,冷冷盯着她。

    “世子,你听我说......昨日我并非意......”

    林良训第次见自己丈夫这幅德行,不敢再隐瞒昨日事,正想细细道出,心里忖着如何缓和世子脾气,却不想梁王世子直接巴掌打到她脸上。

    声脆响,林良训被重重打翻到在边。

    “啊——”

    “世子妃!世子妃......”许多侍女匆忙围上,却又不敢靠近,唯恐被发疯了梁王世子块儿打了。

    林良训半张脸通红,嘴角裂开,上珠翠散『乱』地。

    “你...你......你竟敢打我......”

    林良训不敢置信丈夫如此翻脸无情,竟然当着如此多仆人面诓掌自己,脸上痛是小事,心中却为了这事儿臊恨不得钻入地下。

    日后自己要如何在满府仆人中立足?还谁能信服她?

    “打就是你!告诫过你多少次,谨言慎行,平日里对着世家命『妇』们放恭谨谦逊点儿,你都当我为耳旁风!真以为自己个世子妃就能威风上天了不成?如今惹得皇叔亲自说起,梁王府你也不用待了,直接滚回你娘家!梁王府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世子对着林良训破口大骂,可旁边立着却还位梁王妃。

    梁王妃微微变『色』,这何曾不是继子在训斥自己?梁王原配是她亲姐姐,了世子体弱离世,后来便是她嫁了进来,这些年不说功劳也苦劳,自己没养自然对梁王世子当成了半个儿子。

    晓自己未来尊荣都在梁王世子身上,往年梁王世子也对她颇为尊敬,不想这回被陛下训骂,继子竟如此不自己留脸面。

    是本『性』如此吗?

    梁王妃心下恼怒,可素来懦弱惯了,叫她跟世子呛声她都不敢,世子手腕她不是没见过。

    敢低垂着眉,诺诺道:“这要怪也怪不得你媳『妇』儿,我们还不是为了府里着想,派人打听到了那个姑娘出身,听说那姑娘是江都王外甥女,信安侯府姑娘。本打算她府上赔礼道歉,带了车子礼,我与良训听你,顺手提提将她纳入王府事,也没半点强迫意,好歹也是亲王侧妃......也不算委屈了那姑娘......怎就在那儿撞上了陛下?”

    梁王世子怔,反应过来:“你说江都王外甥女?信安侯府姑娘?”

    他往后退了两步,气眼前发黑,眼睛充血咆哮起来:“谁你们胆子,这般大脸面江都王府上说亲?信安侯嫡出千金,纳人家姑娘为侧妃?还不算委屈那姑娘?这种大事不与我说声,你们两个就自己前?!”

    林良训吓得连连往后爬了两步,她不敢说,也正是怕世子爷发火。

    她当日自然道姑母家那大姑娘不会同意,甚至还会得罪人,如此做还不就是为了羞辱人番?顺带姑母出出气?反正梁王妃懦弱不堪,也没什么脑子,被她哄就上门来。

    怎......

    怎遇到了陛下。

    跪在地上林良训想到此处,又忍不住眼前发黑。她如今也,自己闯出大祸了,可如今她哪敢说?

    她恐怕是得罪了未来宫里娘娘,要是被世子道了,岂不是直接将她休回娘家。

    可她不敢说,王妃却没什么不敢。

    王妃好不容易强硬了回:“世子爷这说,当初这事儿也是你叫我们做,恨不得隔日就将人家姑娘纳入府里来平息圣人怒火,如今倒是又说不同意了?”

    “我怎那姑娘身份!?你们人家府上时可过我句?你两个蠢货这般自作主张,是替王府结亲还是结仇?”

    梁王妃皱眉,颇些惴惴不安:“如今说这些也没用了,世子爷可你父亲为何会被......打成那副模样?”

    梁王妃说道此处还些心悸,双手交叠按压住不稳,道:“我亲眼瞧见,那江都王府表姑娘,同陛下携手......携手共入江都王府。两人间举止亲密,陛下样子.......与往日看得到相差甚大,我想恐怕陛下是打算纳那姑娘入后宫了......”

    梁王妃说道此处,心中说不上来闹心。她自然道这意味着什么。

    后面梁王世子忽然就听不见了。

    他整个人如同被棍子敲懵了般,半晌回不过神来。

    皇叔他......他要纳妃了??

    这无疑是个惊天噩耗,他怔了许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纵使气急败坏,却什么也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

    他脸上又是那副要吃人表情:“定是你这贱『妇』!从中使坏!”

    说罢脚踹上了林良训胸口。

    林良训捂着胸口地上痛打了个滚,如今早忘了世子妃仪态,吓得双腿颤颤,大夏日被痛冷汗直冒,她哀求着扯着世子脚:“世子,别打妾,别打妾......”

    “妾忘了同你说,妾月事晚了,恐怕是孕了......”

    这自然是林良训瞎扯出来企图蒙混,本以为至今后宅没半点子嗣世子听闻,会看在她可能孕份上饶了她次,怎世子竟然像听了什么笑般,笑了两声,往林良训面前又进了两步,抓起她发将她从地上扯起,“府上母狗可能孕,你会孕?”

    说罢冰凉手『摸』上林良训小腹。

    林良训不明世子意,觉得皮扯得疼,眼泪都流了下来。

    世子阴森森往她耳边吐着蛇信子,脸上却笑道温润:“我父王那功夫比起我来,如何?”

    林良训如今是真不如死,脸上血『色』退尽,她不世子是如何发现,如今如何也不能认!

    “世子!你莫要污蔑妾与王爷,妾身清清,你询府上人,人人可以为妾身作证.......”

    世子狞笑着,『摸』着她脸道:“傻姑娘,说什么傻?这事儿还要什么证人?你以为是谁告诉我?正是你好女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