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言情小说 > 金枝宠后 > 第89章 第 89 章 第(1/1)分页

第89章 第 89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见到了京城, 怪不得陈平说她穿的衣服奇怪,五十年沧海桑田,妆容华服, 言行举止, 甚至连街边两侧小商贩的吆喝声都变了许多。

    但玉照还是觉得无比的熟悉, 这片故土, 明明才还离开多久,如今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回来, 竟然叫她有了恍然隔世之感。

    倒是那陈平过了会儿,便又自顾自的压低声音说起来:“太上皇没有子嗣, 如今这个皇帝还是从皇族宗亲里过继来的。太上皇退位后便迁居别宫, 有人说他修仙炼丹早早登仙去了。还有人说前几年宫变, 如今这个圣上不满受太上皇掣制, 联合重臣毒死了他, 只不过这种皇族丑事, 自然朝外瞒的死死的。”

    他虽生长在边关,却也是从小在军营里长大,倒是比旁人多了些消息来源。

    玉照听了猝不及防的一阵难受, 过了许久也没说话。

    久到前面赶马的陈平都有所察觉, 朝她看去。

    玉照正撩起竹帘,往外头来往行人看去。

    “已经到京城了, 你家在哪里?”陈平问她。

    玉照恍惚的很,他都退位了......是活着还是死了?

    自己要去哪里找寻他?

    她再次用力咬了咬自己的舌尖, 仍是没有丝毫痛觉,拿着头往窗框上磕了磕,仍是做梦一般。

    要是一直醒不过来,一直在梦里, 是不是就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陈平听不到她的回答,听到响声回头便看见她拿着头撞着窗框,他有些无奈,这一路见了王姑娘这般好几回了,恐是被人拐了生出来的毛病,他也没阻止。

    外头阳光斜照,少女身姿单薄的厉害。

    她面容晕着一层光晕,那光似乎有神力一般,将她笼罩着,她周身的轮廓浅浅的一条,叫他辨别不出,似乎是有一层雾笼罩着。

    饶是陈平有些粗心,如今也脸色古怪,盯着她上下打量了半晌,总觉得这人与他以往见到的都不同。

    “......你.......”陈平被自己的猜测吓到后背发凉。

    玉照将洁白纤细的手掌伸出了窗外,看见阳光底下自己愈发虚无浅淡的身体。

    她转头看向陈平,陈平还在自己方才所见的震惊之中无法自拔,张大嘴巴不知所云,心底却安稳了不少。

    是啊,若真是孤魂野鬼,二人都走了一路了,这一路一来,这位王姑娘是什么人品心性,他也能看的明白。

    有什么可怕的?

    玉照叫停了他的马车,匆匆将衣服捋了捋,想将自己暴露在阳光底下的面容遮掩起来,免得吓坏了路人。

    陈平见状,怔了一会儿,将自己用来赶路的黑斗篷拆下来给她,又偷偷打量了她一眼道:“我穿过的,染了汗渍,也不干净,你要是不介意,就蒙着吧。”

    玉照接过给自己披上,在马车里朝他郑重一拜,感谢道:“谢谢陈大哥一路以来相送,我无以为报......”

    陈平连连摆手:“别,别说这话,我也只是听我义父吩咐罢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来京城,京城好生热闹,也叫我开了眼见,王姑娘你......”

    他想了想,还是别问了。

    义父常说,人生自有去处,他不去过问别人的,是人是鬼也好,自己都举手相帮一次罢了。

    玉照见他这幅模样,明白了他心中所想,顿时也是哭笑不得,一路以来陈大哥对她照顾有加,她也没有个哥哥,是真将这位陈大哥当成了哥哥,便对他说:“我不是鬼,说来你也不信,我是人,活生生的人。可也不知何时起染上了一个怪病,总是喜欢做梦,有时候一做梦就梦到了这里,这回像是连魂都出来了,我怎么也醒不过来......”

    陈平有些匪夷所思,他似乎听过一些古怪的传说,咽了咽口水,道:“这是那什么,我听说过,有个老道据说可以通过梦境离了自己的魂出来去其他地方,哪儿都能去......你做了个梦,你的魂儿出来了?”

    玉照也只能这般给自己解释,“陈大哥,谢谢你送我来这里,到了,我认识路了。你无须继续送我了,你回去吧,回去好好照顾你的义父......”

    陈平后知后觉的点点头,目送她下了马车,又叫住了她:“王姑娘,还是冒昧问你一句,既然是做梦,你来这里找谁?你与我义父是不是相识?”

    如今想来,王姑娘的打扮,如何看也是几十年前的打扮。

    莫非......

    玉照驻足回首,朝着他笑了起来。

    陈平总觉得人生来都一般模样,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美丑区别也不会太大,可今日见了这位,才恍惚明白过来,原来世人还是分美丑的。

    有人纵使全身被蒙在黑斗篷里,只留一双眼睛,也是那般叫人移不开眼。

    玉照一双明眸乌黑漆亮,凝眉道:“嗯,这会儿不骗你了,我不姓王,我姓成。我啊其实不是什么京城人士,我在江都王府长大,是京城信安侯府的姑娘,记在族谱上的大名儿叫成玉照,小名儿唤宝儿。你回去跟你义父说,你一说我名儿,他一定知道。”

    甚至在这个世界里,她还做过整整四年他的妻子。

    不过玉照分的很清,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玉照和顾升做了四年的夫妻,而自己却与顾升没有什么亲密关系。

    陈平郑重的朝着玉照的背景揖了一礼,原来竟然是长辈。

    怪不得怪不得——

    告别了陈平,玉照也不知自己该去哪里。

    如陈平所说,不知这个梦里的道长,早几年就退位的太上皇,是否还活在人世?

    玉照以往不懂,如今倒是懂了许多道理。

    旁人都没有的离奇经历,而自己能连续梦到这一切,甚至这次还能以这种状态存在,恐也是有什么因果轮回、或是什么别的关系。

    是以她并不害怕,也许是经历的这种离奇之事多了,最开始做梦是她吓的大哭,以至于现在她这般行走于梦中,与梦中人交谈,竟然也没太大波动。

    既然来了,也醒不过来,她便顺气自然好了。

    她想着,去皇宫里看看?她要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过去?旁人又岂会放自己过去?

    那去哪里?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去处。

    京城暖和的很,玉照虽然不知疼痛,却能感知到旭和阳光照耀在自己皮肤上的奇妙之感。

    她在这里并不受自己那具孱弱身体的影响,她重新拾起了儿时最向往做的事,一口气、中间不停歇的从山下往位于山腰间的紫阳观而去。

    与以往每次来都有所不同,这一次她不用轿子,不用马车,更没有带着侍女。

    只她孤身一人。

    她不知自己在这个梦境里还能待多久,可看着自己越来越轻薄的身子,和自己五官感知的细微混沌,玉照觉得她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醒来还是面对那个疯狂的顾升不成?

    玉照害怕了,她选择了逃避,她不想醒了。

    她只想尽力的快一些,不管结果如何,她尽力的去找他了,若是他还活着,她还能见他一面呢。

    她想看看她的郎君,她的道长,老来是什么样子?

    自己还认得吗?

    ......

    雪山脚下——

    日行百里,不曾半点儿耽搁,豹骑卫一路疾行而来。

    赵玄勒马立于风雪之中,一袭深黑氅衣猎猎作响。

    背影清瘦孤冷,却如一堵高墙,如山野中一座足够遮盖狂风大雪的盛松。

    他面容沉冷,眸中映着火把,侧首火把光亮,火焰跳跃,在他英挺的轮廓上波光浮动。

    苍穹之间风吹动干枯树枝哗哗作响,此外再无人声。

    赵玄清楚的感知到,她就在此处,自己离她越来越近了。

    他能听见她呜咽的声音。

    她哭的沙哑了嗓子,眼眶通红,她大哭着跑进他怀里,把鼻涕眼泪报复一般蹭到他胸前衣襟上,大声呼救道:“你快点来救我!我坚持不住了...你再不来,我要死了!”

    赵玄攥紧手掌,指节一片青白。

    “你再等等,我来了,你不会有事。”他向她承诺。

    你这回要听话,纵使是死了也不要走远,原地等我便好,我来殉你。

    天上还在不断的落雪。

    漆黑的夜,苍白的雪。

    顾升一路寻找马蹄脚印,风雪交加,贴着他英挺的面颊而下,他在一处山涧里找寻了许久却如何也找不见玉照的踪影。

    人连同马儿,都无影无踪。

    他声音有些凄厉颤抖,还带着一丝哽咽。

    他方才后知后觉,自己这些时日究竟做了些什么?自己简直是入了邪。

    她身子孱弱,而自己竟然还要拖着她风餐露宿,在这片青壮男子都要被冻死的雪山中一路疾行。

    他有了那段记忆自然十分了解这一代的路状,可她却并不清楚,如何能出的去?

    她一定在想方设法躲着自己,她又出不去,自己若是不找回她,她岂非会被冻死在这片大雪深山之中......

    他宛如一个走投无路的魂,一遍遍的搜寻起来,从山脚找寻道山脊,直至天黑。

    他费劲站往山脊之上,回望这片茫茫山野山脚下,隐隐有无数火光亮起,连成一片。

    那群火光疾行之快,不过须臾,范围便缩小了一圈,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顾升盯着许久,口中喃喃道:“豹骑卫,果然名不虚传。”

    随着他遥遥注视山下之时,山脚下数千豹骑卫也有所感,调出军队为先锋朝着山上而来。

    自被围困,顾升便知已经是逃不过了,搜寻到只是早晚罢了,何必再做挣扎?

    继续拖延下去,只怕是人都救不回来了。

    如今最后看了一眼身后,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不仅不躲避开来,反而朝着豹骑卫之处,寻声而去。

    希望为时不晚。

    .

    似有无数躲藏在暗处的野兽,声嘶力竭的朝着他叫嚣。

    顾升背着风,没行多久,迎上一排排利刃□□,冷硬的尖头直擦着他的脸颊咽喉,须臾间,无数人马迅速将他围成一团。

    “贼人还不快束手就擒!”

    他脸颊抽动,还未曾言语,身后已经是又一阵沉重马蹄飞掠而来。

    圣上亲至!

    赵玄一见果真是魏国公,多日的猜测果真灵验!

    此刻哪有时间说其他的前因后果前仇旧恨?

    赵玄只一门心思放在她身上,眸光四下搜寻一番,仍是不见她踪影,人有了软肋便是如此,往日再是从容不迫,如今见不到她的人,便生了几分怯意。

    赵玄在胆怯。

    他恨不得将顾升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此刻却要沉稳住性子,沉稳的问他:“她呢?”

    顾升看着眼前立于马背之上的高挺身姿,苦笑起来:“她骑马跑了,我寻她许久了,也找不到她。”

    圣上面容冷峻,眸光浅淡,并不落在顾升身上,他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自己想要不管不顾将其斩杀的怒火。

    “你快些将她还回来,朕可既往不咎。”

    真的,这句话自然是真的。

    赵玄如今只想见到她,其它的什么,他都可不要,只要她好好的,他没什么是不能忍受的。

    他怕自己夜夜一闭眼入睡的那些噩梦都成了真。

    他怕自己看到的是宝儿一具失了温度的尸身。

    顾升眼眶酸涩,他也不知为何这般的想要流泪,可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个小姑娘,因为自己的喜怒哀乐而跟着喜怒哀乐了。

    他朝圣上马前走了两步,立刻有禁卫拔刀相向,身前的刀刃□□刺入他的胸腔,染上一团团血渍,他却毫不在意,不知疼痛一般,直视起赵玄,“快去寻她,她不愿......她如何也不愿跟我走,趁我不注意偷偷骑马走了。她哪里会骑马?这里天寒地冻,她才犯了心疾,死里逃生又发起高烧,再晚些,你真的只能见到尸体了.......”

    耳畔的风声在呼呼作响,野兽的哀嚎。

    他耳侧皆是小姑娘的哭声,求救声。

    他无法靠近她,只能听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消失不见。

    赵玄神色一时恍惚,胸口一阵剧烈的闷疼,似是拨皮抽骨万箭穿心。

    他在马背上怔了一瞬,忽的一口血喷涌而出,被他死死压下。

    赵玄咽下满腔的血腥,骨节嶙峋的手从怀里拿出一方帕子,随意擦拭嘴角溢出的血渍,丢往皑皑大雪里,便要开始继续搜山。

    赵玄身侧立刻围上无数的禁卫,皆是一脸的不赞成之色。

    曹都统一脸的无可奈何,他策马冲向前去,劝住面容苍冷的圣上。

    圣上自得到这处关于皇后的消息,便从京中一路疾行而来,到了甚至未曾休息半刻。

    万金之躯与他们这些粗人一道在这广袤无垠森野搜寻起来。

    再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般长年累月的折腾。

    更何况天子这些时日简直是不眠不休。

    曹都统劝起来:“那贼人岂会如此好心?只怕娘娘早被转移走了,此处天寒地冻,陛下万金之躯,还请珍重!”

    赵玄只觉得冷极了,他苍白冰冷的指节死死攥着缰绳,咽下口腔里的血腥,嗓音低沉却不容置疑:“按照他说的,继续搜。”

    许是苍天有眼,不一会儿果真是叫他们见到了尚未被雪掩埋的脚印。

    看着蹄印大小,显然是马蹄,蹄印往一处方向延伸而去。

    深山野林,人迹罕至。

    远处山野里,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一只毛色雪白与四周形成一色的马儿,见到众人受惊一般跑了起来。

    “是马!是那匹白马!”

    众人见到马儿只觉得看到了曙光。

    纷纷扬起火把,一勒缰绳□□宝马随着声音疾驰而去。

    夜里一片黑暗,赵玄似有所觉,勒马上前,一身深黑氅衣,与黑夜融为一体。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之际,清冷光华的圣上翻身下了马,跌跌撞撞往雪地里走去。

    一片广袤无垠的雪地之中卧着一团深色。

    身后一匹白马儿,似有灵性一般,狂躁的在那团深色边缘用蹄子扒着才下的新雪。

    方才便是这马儿引路而来。

    再见到她的那一瞬,赵玄泛起无力的悲怆、巨恸来。

    雪地里女子双目紧闭,唇色惨白。

    脸上涂满深深的憔悴疲惫,脸颊遭到风霜冻伤,更是一片青紫之色,全身哪怕裹着厚厚的衣物也仍然消瘦不堪,似乎只剩下了一把骨头。

    赵玄浑然无觉,将她身子贴近自己,去贴上他的姑娘冰凉的脸颊。

    小姑娘气息微弱,裸露在外的脸颊与手背,布满了紫红冻伤。

    气息微弱的一不留神都感知不到。

    活生生的宝儿,不再是他对着几日对着的那具无法辨认的模糊尸身。

    自己离开时,她送自己的情节仍历历在目。

    那日她穿着一身湛蓝袄裙,香腮红云,唇畔殷红。冬日里她不爱动,成日里窝在床上睡觉,他常笑话她是在冬眠。

    她吃的也比往常多了几口,气色好了许多。

    就连太医都说,这般情况等夏日里就可以停药了。

    他离去时还是满心欢喜,觉得自己养宝儿挺有天赋,旁人养她总养的不好的,将她养的孱弱不堪,如今自己用心养着,慢慢便养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应该都懂了吧,宝儿睡着了去做梦去了,跟可怜的苦守寒窑五十载的老道长见一面就回来,然后甜甜甜大结局啦~感谢在2022-01-09 23:00:51~2022-01-10 23:01: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也曾十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宝 30瓶;樱桃没有丸子 20瓶;云卷云舒 10瓶;啦啦啦 5瓶;胡萝卜 2瓶;雪雪子的藏书app、月半留光、轩轩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