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仙侠小说 > 歌行:我在青城山修仙 > 第七十八章千里借剑,终入十六层 第(1/1)分页

第七十八章千里借剑,终入十六层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雪月城,洱海之畔,一座凉亭下。www.julangge.com

    有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人正在意犹未尽地喝着小酒,另外在悬崖边上,有个青衫年轻人将腿搭在悬崖地边缘那里,正在看着眼前云蒸霞蔚的壮观景象。

    “这里的云海与我们青城山的的确不一样~”

    小胡子中年人,呵呵一笑。

    “那是自然~”

    青衫年轻人不知是感应到了什么,遥遥朝另一个方向一望。

    “看来已经差不多了!”

    “没,这才第十四层,就算唐莲那个小子放水不也总得做做样子。”

    “不,我说的是另一件事儿!”

    说到这里,青衫少年忽然抬起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语气有些复杂地说道:“师父,借剑一用!!”

    一言之后,云海之上,顿起波涛,山亭下的那个小胡子男人微微一愣,随后眼底划过一丝趣色,不禁出声道:“千里借剑??”

    少年轻轻点了点头。

    “这一场风花雪月,既然是以剑结的缘,那何不也用剑来收场......”

    “这倒是,不过这千里之遥,能借的来吗??”

    小胡子男人摇了摇头,似乎还有些不信,毕竟这种距离,可不是二三里,说来就来的。

    青衫少年,身子往后一仰,双手又很自然的撑住了身后的地面,抬起头看向湛蓝色的天空,轻轻一笑,语气复杂而又自信。網

    “别人,我不清楚,不过我想我能借来。”

    千里之外,一座名为青城山的大山上,山腰处的一个小院子里,桃花不知何时已经盛开,花瓣随风轻轻飘落,美如画卷,院中一个紫袍道人正在打坐。

    忽然他屋内剑架上的那柄名为桃花的木剑剧烈颤抖了起来,没用一时三刻,竟好似有灵性一般,倏地一下,从剑架上飞了起来。

    然后绕着那个道士飞了起来。

    感受到这柄木剑的动静,紫袍道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剑身上浮起的一缕淡淡的气息,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随后他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去吧!帮我去见见她~”

    木剑恍若有灵,又在他身边飞舞了两圈,好似是在回答自己答应这件事儿了,之后便迅速窜入了天际,电光火石间已经不见了踪迹。

    ......

    “唐兄果然没有为难他~”

    “哈哈~还有十五层呢!那个人可不好对付,若是不出意外,那个傻小子可得费一番功夫了!”

    “前辈说笑了,都是雷家堡的人,又是雷轰的弟子,就算是心情再不好,也不会真的下死手的。”

    “守一啊!要不咱们去那边看看去?”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酒仙百里东君和赵守一。

    昨日百里东君见赵守一说话着实有意思,又感受不出对方的深浅,便一路上将人带到了此处,期间更是小小的试探了一下。

    不过结果是该看不懂还是看不懂,赵守一体内并没有内力运转,但是剑芒却依旧用的出来,后来他又一想,青城山怕是还有别的底蕴,毕竟那个地方出的可不只是剑仙,还有天师,最后就没有追问这其中的隐私。

    “不去了,雷家上一代人和师父的恩怨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吧!我去了若是那位前辈出手,万一输了岂不是更尴尬了~”

    听到赵守一这话,百里东君不由又笑了起来。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直直劈在了登天阁第十五层。

    “看来云鹤兄是走出来了!!”

    百里东君目光中带着一分感慨,这些年雷云鹤一直蜗居在这里,一呆便是近十年的时光,境界不进反退,没想到今日却能破而后立,再度踏入逍遥天境。

    “唳~”

    看着一位满头尽是白发的男子,驾鹤而去,赵守一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师父并不看重那些虚名,当年的事儿也不过是他走火入魔导致的。当时师父正在闭关压制心魔,这位前辈却闯了进去,该说是他的不辛还是幸运。”

    听到这里,百里东君也有几分唏嘘,当年的事情他是有所耳闻的,这也就是当年雷云鹤只是想去问剑,若是故意去搅局的话,青城山怕是早就和对方打起来了。

    以青城山的底蕴,江南霹雳堂输的一面怕是更多。

    “江南霹雳堂,雷轰座下弟子雷无桀问剑雪月城,求见雪月剑仙李寒衣!!”

    就在这时,一道夹杂着内力的声音悠悠扬扬也传到了这里,百里东君不由又笑了起来。

    “这个傻小子还真的语出惊人啊!!也不怕长风他们一棍子把他抽飞了!”

    赵守一眉头一挑,苍山之上一道残影急速划过长空,速度很快,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残影,但是一身凌云剑意好似一柄无法形容的绝世名剑,朝登天阁那边俯冲而去。

    “是二城主??”

    赵守一轻轻问了一句。

    百里东君嘴角一弯,“自然,在这雪月城,只有她一个人独居在苍山之上,看来她也是忍不住了!!”

    “怎么样,见到了真人,你觉得你现在还能打得过吗??”

    说道这里,百里东君言语间还有几分揶揄,似乎都准备好看笑话了。

    赵守一目光没有离开那道残影,直到那道残影彻底消失,他才继续说道:“唉~有点难办呢!!”

    “单论剑法,若是说能稳压二城主的一头的,怕是几乎没有吧!”

    见到赵守一哭丧着脸,百里东君忽然又笑了起来,诚于剑方能诚于人,李寒衣在剑法上的造诣的确非凡,单论剑法自己都不敢保证能胜过她。

    江湖上的那几位剑仙,李寒衣的剑法是能排在前几的。

    “去看看??寒衣出剑,那可是很难得的......”

    赵守一点了点头,然后也缓缓起身,“听师父说,他在二城主这里见到了人间至美的一剑......”

    百里东君脚下一点,人便再度飘了出去。

    “现在可有收获,当年我就是在这里悟出了拳法垂天!!”

    赵守一叹了口气,昨日百里东君将他带了过来,是打算帮他悟出第三道意,不过可惜的是,赵守一虽然心有触动,但是却始终差一丝。

    “有一点,但是却始终还差那么一点......”

    百里东君闻言,颇为洒脱地说道:“无妨,有道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如随缘去吧~”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