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书屋 > 仙侠小说 > 歌行:我在青城山修仙 > 第十二章不要钱?谁在动 第(1/1)分页

第十二章不要钱?谁在动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掌柜的,来客人了!!”

    月余时间之后,坐落在北境一处的名叫雪落山庄的地方来了一个有些风尘仆仆的少年。m.bofanwenxuan.com

    不过有些奇怪,虽然他面上有些带着些许疲乏,但是一双眸子却格外的明亮,好似一汪山间的清泉,清可见底。

    在一楼靠窗的地方,一个身着貂裘的少年,还在端着手里的酒杯,窗户半起,透过窗,恰好能看到外面的场景。

    此时,天上飘着雪花,慢悠悠的,无声无息间便将外面裹上了银装,天地苍茫一片,别有韵味。

    听到外面传来的话,他不由瞥了一眼大门的地方,看到来人之后,眉头一挑。

    “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

    一听到住店这个字眼,这个年轻的掌柜眼睛登时一亮。

    一旁的店小二,脸上也泛起了一丝惊喜,他们这座客栈,已经一个月都没开张了。

    “看公子玉树临风,气质不凡,想必一定是江湖上的那些英年才俊,相见即是缘,您还是这几天本店的第一位客人,此次住店,给你打八折如何?”

    许是因为这里许久未开张了,这个年轻的老板话意外的多。

    少年听到这话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话。

    “公子风尘仆仆,是从远方而来??”

    年轻的掌柜站了起来,迈步走了过来。

    华丽的貂裘之下,是一副有些单薄的身子,但是掌柜的相貌却是出奇的好看,或者说帅气。

    再加上那双温和如水的眸子,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呵呵!!”

    青袍少年笑了笑,“掌柜的好眼光,不过住店的话,不是交过银子就行了,在下还头一次听打听客人来历的!!”

    见到对方这不愠不火,却又恰到好处的婉拒,年轻的掌柜稍稍看了少年一眼,一拱手。

    “在下萧瑟,忝为这位雪落山庄的主人,当然也是掌柜,有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阁下是远方来的朋友,方才是在下唐突了!”

    少年听到这话,笑了笑。

    “赵化凡,算是一个初出江湖的菜鸟,掌柜地说和在下是朋友,怕是不见得吧!!”

    听到赵化凡的话,萧瑟眼睛微眯。

    “赵公子可有高见??”

    赵化凡拉开了桌子一旁长椅,然后从袖子中拿出一锭银子,然后在手里晃了晃。

    “掌柜的和它才是朋友吧!!”

    见到赵化凡的动作,萧瑟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来。

    他来到这里已经有几个年头了,还是头一次碰上如此有趣的年轻人。

    “小二,多添一壶秋露白,算我请这位公子的!!”

    赵化凡听到这话,颇为意外,萧瑟是谁,他可是知道,其本名萧楚河,北离的六皇子,又成萧老板,死要钱,今日对方这意外的大方,让他有几分错觉,难道眼前的人不是自己印象里的那个人??

    “不要钱??”

    稍稍沉默,赵化凡疑惑地说道。

    萧瑟听到赵化凡的话,心头一愣,他有些感兴趣地看了对方一眼,秋露白可是天启城最好的美酒,其他的地方可没得喝。

    而听对方的意思,对方似乎知道这种名冠天启城的美酒。

    “自然,萧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赵化凡点了点头,随后将手里的那锭银子轻轻朝萧瑟抛了过去。

    “那敢情好,对于这名冠天启的美酒,在下也只是耳闻,倒是没想到今日却在这个小旮旯能喝道!!”

    “住宿,一晚二十两!!”

    萧瑟颠了颠手里那五两银子,再次出声说道。

    赵化凡闻言,嘴角一抽,怪不得说免费送自己一壶酒呢!!敢情是算在了住宿费里了。

    “那在下还是不喝了!!”

    “诚惠,一天一两!!”

    ……

    “萧老板还真是……”

    “赵公子可别误会,我这是可是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听到对方的话,赵化凡呵呵一笑,对方的话他反正是不信了。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赵公子,难道这窗外的景致还不值一两银子吗??”

    萧瑟装作没听懂赵化凡的话,一指窗外。

    “萧老板可曾听过和尚论帆动??”

    赵化凡没有去看那雄浑孤寂的苍凉之景。

    而是拿起了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碗茶,看着淡黄色的茶水,赵化凡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喝。

    因为茶水是凉的。

    “和尚??那群秃……人,专会蛊惑人心,看到就烦!!”

    萧瑟看到赵化凡的动作,一挥手,“去烧些热水,如此没有眼力界,没见客人要喝水吗??”

    小二听到萧瑟的话,赶紧点了点头,将干净的抹布往肩头一搭,朝后厨小跑了过去。

    随后萧瑟将桌子另一边的长条凳子一拉,说是坐了下来。

    “萧老板这是??”

    见到对方的异样,赵化凡不由轻声问道。

    “请你喝酒,你说说那个和尚!!”

    赵化凡看了对方一眼,呵呵一笑,“这回不要钱了吧??”

    萧瑟听到赵化凡旧事重提,绕是以他不要脸的水平,也有些尴尬。

    “不要钱!”

    赵化凡沉默了片刻,再度说道:“你发誓……”

    萧瑟眼神有些微恙,视线也偏离到了一旁。

    左顾而言他,“赵公子不缺这十几两银子吧!!就说你头上的那根簪子,质地极佳,浑然天成,乃极品中的极品,少说也得有几百两银子。”

    听到这里,赵化凡脸色一黑,就说这个萧老板不对劲,这是直接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

    “那算了,在下还是不说了!”

    听到赵化凡这话,萧瑟眼角一抽,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不要钱!!快说!!”

    见到这个萧老板吃瘪,赵化凡心情登时好了不少。

    “话说有个叫一休的禅师,佛法精湛,他的座下有两个弟子,一日,禅师看到山脚河边一艘船上,帆正随风而动!”

    萧瑟眉头一挑,赵化凡如今只说了一通废话,自己的一壶秋露白不会打水漂了吧??

    “和尚指着船帆,问自己的弟子,是谁在动??”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